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望族闲妻 第三百一十七章 落水(二)

作者:孙默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2-14 06:16:01

太后微微一笑,道:“你看,哀家好不容易见到你,就拉着你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快忘记廷菲了。她如今正在皇后的寝宫,哀家这就派人去将廷菲请过来。”好让福安郡主和顾廷菲一同回去。

福安摇头道:“不用了,太后,我亲自去一趟皇后寝宫,顺便去拜见皇后,太后请留步。”无须太后紧跟着她,她一个人能去。兰嬷嬷慌忙的冲进来,福安郡主见状,急忙问道:“莫不是廷菲出什么事了?”

太后闻言,急忙安慰道:“福安,你这是关心则乱,在宫里能出什么事,你别担心,万事有哀家在。”话说的好听,福安郡主才不会相信,不过刚才的确是她太着急了。蓦得福安郡主整理好心情,道:“对不起,太后,福安逾越了。”在太后的寝宫,太后还没有发话,她就插嘴,未免太不合适了。

从兰嬷嬷口中得知,顾廷菲被文欣推到池子里了。太后当下阴沉着一张脸:“混账东西,你不是一直守在廷菲身边,又怎么会让她被文贵妃推到池子里,要你有何用?还不快让开,她们现在人在何处?”

兰嬷嬷趴在地上,低声道:“在皇后寝宫。”接下来太后和福安郡主看都没看兰嬷嬷一眼,便去了李天舞的寝宫。

周明悦瞪着霍成扬,“你说什么?”

霍成扬扬唇道:“我刚才的话说的很清楚,莫非你耳朵不好使。”瞧着他得意的神情,周明悦就气不打一处来,霍府现在对她越来越怠慢,无非就是母后现在对她不疼爱了,把她抛之脑后了。

才会让霍家变本加厉的虐待她,周明悦气恼道:“不行,你不许纳妾,你不许纳妾,本公主不答应你,你绝对不许纳妾!”霍成扬要纳妾,绝对不可能,只能有她一个女人,这辈子。之前因为她松口让顾廷菲进门,让霍家和太后闹了个大笑话,莫不是霍成扬记不得了,现在还想着要纳妾。

霍成扬冷声道:“三公主,不好意思,我不是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若是你觉得不高兴,完全可以去找太后,让她老人家替你做主!”

说着便要甩着袖袍离开,被周明悦一把拉住,“不行,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许离开。你必须纳妾,母后现在虽然对我疏忽了,可我相信,假以时日,母后必定会重新宠爱我。我是母后唯一的女儿,这个你们都是知道的,我。。。。。。”

话还没说完便被霍成扬摔在地上,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行了,别在我面前装了,太后根本就厌倦你了。我劝你,最好收敛起你的脾气,和芸娘好好相处,要不然可没你好果子吃。”说完便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他得去看看芸娘,既然把她接到府上来,那就必须得对她负责。

芸娘,叫的那么亲密,周明悦胸中的怒火蹭蹭往上涨,不行,她要进宫去见母后,求母后替她做主。对,不能哭,去找母后!

李天舞见顾廷菲睁开眼睛,轻声道:“怎么样,程少夫人,你还好吧!”

这是在哪里,她发生什么事了,顾廷菲眨眨眼,开始绞尽脑汁的想起来,很快记忆便涌上来,对着李天舞答道:“我没事了,多谢皇后关系。”

“哎,你别起来,太医说你现在身子很虚弱,得在榻上静养几日,才能下地,你别起来,听本宫的话,快躺下来歇息。本宫已经让兰嬷嬷去通知福安郡主了,想来她很快就会来了。”李天舞见顾廷菲要掀开被褥起身,急忙阻止她。

她身为皇后,没能约束好文贵妃,那是她的失责。小木子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周维,他分明很担心顾廷菲,怎么刚才不是着急要去见顾廷菲,现在又停下来,走到书案前,批改奏折了。

莫不是在周维心底,顾廷菲不重要了?周维一得知顾廷菲被文欣推到池子里,就更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到顾廷菲身边去探望她。可惜他不能,他的身份不允许,而且他跟顾廷菲约定好了,等他手握朝政大权的那一日,他就要风风光光的迎娶顾廷菲入宫。

现在他绝对不能有半点松懈,给太后可乘之机。不过这笔账,他会记着,等改日会替顾廷菲一一讨回来。如此小木子便看到了周维脸上的笑容,让他越来越糊涂了。福安郡主还在太后寝宫,她得去找她才行。

顾廷菲虚弱道:“皇后,多谢你的好意,廷菲心领了。只是现在廷菲。。。。。。咳咳咳。。。。。。”咳出了池水出来,李天舞轻柔的抚拍她的后背,道:“你就别逞强了,听本宫的话,躺下来好好歇息。”

一路上,福安郡主都没主动跟太后说话,想来她心里在思考顾廷菲被文欣推进池子里这件事。太后一到李天舞寝宫,便走到榻前,对顾廷菲一番嘘寒问暖,随后命人将文欣带上来。文欣面不改色的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顾廷菲,都是因为顾廷菲,她腹中的孩子才会没了。

而且顾廷菲还嫁给她曾经最想嫁的程子墨,凭什么,好事都让顾廷菲给占全了,她不甘心,不甘心。福安郡主走到顾廷菲身边,给她一个温柔的目光,实在难得的很。

当着李天舞、福安郡主、顾廷菲的面,太后厉声道:“文欣,还不快给哀家跪下!”

“回太后,文欣不知何错之有?”文欣直面太后,镇定自若。

“不知何错之有?”太后板着一张脸,语气极重,一双深潭般的严重闪出凌厉的光芒,让文欣看的不禁背脊生寒。

可那又能怎么样,文欣问心无愧,是顾廷菲对不起她在先,她这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报复顾廷菲罢了。谁让之前顾廷菲害的她小产,无人对她惩罚,相反,还能对顾廷菲这番宠爱,她觉得不公平。

顾廷菲眯着眼紧盯着文欣,她和兰嬷嬷经过凉亭,想留下来歇一会,天气实在太炎热了,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文贵妃。她跟文贵妃之间的过节,并非她所乐意看到的。文欣腹中的孩子,那是皇嗣,同时也是她弟弟的儿子,是她的侄儿,她这个姑姑再不济,也不会想要谋害侄儿的性命。

这件事她根本就无从查起,谁让她不常住宫里,此外周维对她的感情让她害怕入宫,心底有些发憷。这跟他们约定好的不一样,所以顾廷菲很犹豫。

谁也没想到下一秒,文欣直接朝顾廷菲冲过来,趁着兰嬷嬷不注意,厉声道:“顾廷菲,你去是吧,给我的儿子偿命。”随后砰的一声,水花四溅,顾廷菲被文欣推进了池子里。兰嬷嬷当时就吓得脸色苍白,赶紧去找救援,她深知顾廷菲的身份尊贵,牵扯到平昭公主、成国公府和福王,她可不敢承担太后的怒气。

此刻兰嬷嬷非常庆幸,她及时叫来了宫人们,将顾廷菲拉上来,送到皇后寝宫。至于文欣,她则是一路缠着要将顾廷菲给弄走。最后李天舞命人将文欣压制住,才让她消停会,不然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是,太后,文欣不知何错之有!”文欣挺直胸膛,直视太后。她背后还有父亲、母亲替她撑腰,她凭什么要畏惧太后和顾廷菲。尤其顾廷菲,这一次又让她逃脱了,思及此,文欣的目光变得暗淡下来。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往后余生那么长时间,她就不相信,找不到机会杀了顾廷菲。如此一想,她的心情变舒坦多了,没那么拧巴了。

既然一时半会杀不了顾廷菲,那么让她受点苦头,总是可以的,对她的心灵是一种慰藉。太后厉声道:“好啊,文欣,现在你敢跟哀家顶嘴!兰嬷嬷亲眼看到你将廷菲推下池子,你现在还不肯承认,哀家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将文欣给哀家拖下去,重责二十。”

对她没有半点手下留情,文欣闻言,下意识的抬起头,道:“太后,凭什么?之前顾廷菲推了妾身一把,害的妾身失去了腹中的孩子,你们又是怎么责罚顾廷菲的?根本就没有半点责罚,妾身腹中的孩子那是皇嗣,谋害皇嗣,论罪当诛。

现在妾身不过不小心推了顾廷菲一把,怎么到妾身这里,就要重责妾身二十。妾身不服,妾身不服,妾身要让天下人为妾身评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太后,妾身不服,不服。”文欣此刻如同一只被刺激的野兽一般,疯狂的反扑。

别以为她好欺负,她文欣之前的性子很和善,可又换来了什么,腹中的孩子没了。他们对顾廷菲没有半点责罚,凭什么?文欣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太后气恼的指着文欣道:“你倒是有理了。”不过再也没有说让人将文欣拖下去杖责了,场面就这样僵持着。

李天舞暗自低头,看来今日的事不好收场。很显然文欣对顾廷菲有怨恨,这一次想着报复她的。不过之前,顾廷菲推了文欣,导致她小产一事,的确有失公允,并没有对顾廷菲有任何的惩罚,她并不知晓,为何太后和皇帝不责罚顾廷菲?或许看在平昭公主和福安郡主的份上吧!

罢了,父亲曾经说过,这些事她最好不好参与,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好事。牵扯到那么多的皇亲国戚,她不能与人积怨太深。恰恰相反,父亲还叮嘱她,最好跟股廷菲搞好关系,顾廷菲能从定北侯府的一个小庶女,变成平昭公主的义女,深得公主宠爱,还能入太后的法眼,嫁给程子墨为妻,更是不得了。

这些话,李天舞一直谨记在心上,之前没想明白,现在想明白了,既然身为皇后,就应该在其位,谋其政才是。这才是一国皇后应该有的心态,只是唯一可惜的事,她身为皇后,该有的权势都在太后手中。

太后根本就没有将皇后的权利赋予给她,仍然握在她手中。福安郡主和顾廷菲对视一眼,现在她们应该知晓了,太后找她们入宫,可没那么简单。顾廷菲听着文欣的话,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她就知晓文欣当时可是要把她往死里推,尤其她腰间还碰到了文欣的手中的尖锐匕首,幸亏她飞快的掉下去。

想想这一幕,她都觉得后背生寒,太可怕了,她还没报仇,就这么被文欣给杀了,不甘心,不甘心。

福安郡主轻咳了两声,道:“太后,不过就是文贵妃不小心推了廷菲一把,没什么大碍。”这话的意思便是不追究文欣的罪责了。文欣对福安郡主并态度,谁让她是顾廷菲的婆母,现如今说的话,看着是不为难她,可实际上,是在维护顾廷菲。想让她彻底放过顾廷菲,绝对不可能!

文欣早就在心里暗自发誓,只要有机会,她一定要让顾廷菲替她的皇儿偿命,那是她心底最深的怨恨。随后顾廷菲被李天舞搀扶着坐起身,同样向太后表态,不愿意追究文欣的罪行。

如此一来,太后松口气,“好,廷菲,你是个好孩子,哀家知晓了。来人,将文贵妃带回寝宫,闭门思过,没哀家的命令,谁都不许见她。”“凭什么。。。。。。”文欣不乐意的反驳,话音刚落下,就被太后使眼色,兰嬷嬷立马会意的塞了一块棉布在文欣的嘴里,让她瞬间说不出来话来。就这样,文欣便被拖下去,带回寝宫了。

李天舞搀扶着顾廷菲躺下来,“太医说让你好生休养,你别起来了。”执意非要让顾廷菲躺下来歇息。太后轻柔的看了顾廷菲一眼,朝福安郡主走过去,道:“哀家看,不如就让廷菲在皇后寝宫歇息两日再回府,太医叮嘱了,不能让顾廷菲下床走动。”

什么,要让她留下来,她可不想,太后这个老妖婆,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的法子在整她,顾廷菲闻言,立刻掀开被褥,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太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