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望族闲妻 第三百一十六章 落水(一)

作者:孙默默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08-14 08:28:22

在黑暗中有一双阴毒的双眼正盯着他们,那便是程子砚。程勋将福安郡主、顾廷菲和程子墨三人接回府,知道程子砚在府上会让福安郡主心头不快,便想送他去别院。可偏偏谢氏和小谢氏极力阻拦,一定要让程子砚留下,没办法,程勋也只能妥协。一个孝字压下来,也由不得程勋说反对了。

程子墨,你到底哪里比我强,就是有个出身高贵的母亲吗?凭什么你得到祖父母、父亲的宠爱,还有如此的娇妻在身旁,仿佛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被他给占全了。这不公平,根本就不公平。他同样是程勋的儿子,应该跟他有同样的地位才是。

小谢氏说的一点都没错,福安郡主就是太霸道了,不允许他和姨娘存在,才会暗中处置了他的姨娘,杀母之仇,程子砚迟早会报的。

翌日清晨,秦嬷嬷给福安郡主盛装打扮,今日要入宫见太后,现在都快不记得上一次入宫是何时了。望着铜镜内的自己,福安郡主快要认不出来了。秦嬷嬷在一旁道:“郡主,您真漂亮,要是郡马看到。。。。。。”看到福安郡主冰冷的眼神瞪过来,吓得嬷嬷赶紧捂住嘴,不说话了。

其实她也没想说什么,只是希望看到福安郡主和程勋夫妻和睦,如此福王和程子墨便能安心了。顾廷菲微微一笑:“你要不然随我们一同入宫?”

“我就不去了,有母亲陪着你,想来太后也不会对你胡来,你若是有什么不满,直接求助母亲便是。”程子墨可是好不容易才求着福安郡主答应,太后此时请顾廷菲入宫,不用猜想也没有好事。说不定还跟顾明兴的事有关系,谁让此前他跟顾廷菲去刑部尚书府。

依照顾明兴的才智,说不定能猜想到他们俩在背后动手,太后痛失一员得力助手,自然要报复一番。福安郡主和顾廷菲对视一眼,一同上了马车。

小谢氏撇撇嘴:“母亲,不是媳妇羡慕,能被太后召见入宫,那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荣幸。”还说不羡慕,那脑门上就差没刻着羡慕两个大字。

谢氏摆摆手:“行了,你别在我面前晃悠了,有时间不如替子砚找一门好亲事,还有子岚,她嫁给湛王快半年了,肚子有没有动静,你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就一点也不关心关心。你别总以为我老了,还能帮你支撑多久,你得自己拿出谱来。现如今福安郡主住在成国公府,谁知道她住多久。

老二媳妇,你就多长几个心眼,有什么不高兴的放在心里,面上别跟她过不去,谁让她有一个好父王。此外子仪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说亲了,你得仔细替他把关。子砚和子仪可不一样,子砚是庶出,你随便挑选便是,可子仪不一样,那可是我最疼爱的孙儿,你得好生花功夫挑选,记住没?”放着正经事不去做,想着羡慕福安郡主。

谢氏就是不愿意看到谢氏这副模样才主动提醒她。她刚才说的没错,现在年纪大了,能多照应着小谢氏,那便是一会。大房不用她操心,所以她的一门心思就放在二房身上。

小谢氏闻言,莞尔一笑,道:“姑姑,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不过姑姑,我总想替子砚找门好亲事,子砚也不差。可是子砚的亲事似乎还轮不到我来插手吧!郡主是子砚的嫡母,子砚的亲事理应由她来操办,母亲,您去跟大哥好好说说,让她劝劝郡主。

既然郡主如今住在成国公府,那便是成国公府的人,就应该遵守成国公府的规矩。若是不听,大可以回郡主府,不是吗?母亲,我说的这些话,您也别不爱听,都是实话,郡主总不能什么事都不管吧!”凭什么她这个婶婶,要替程子砚操持亲事,又要出力,又要出钱。

谢氏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冷声道:“郡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让她替子砚操持亲事,我看子砚这辈子都别想成婚了。无论如何,子砚都是成国公府的人,我们不替他操办,也说不过去。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不乐意,只是郡主根本就不听我这个婆母的话,我纵然有心也无力。罢了,你若是不愿意,就让我亲自来替子砚操办亲事。”若是小谢氏不乐意,大不了她就亲自动手便是。

小谢氏闻言,忙不迭的摇头道:“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能让您亲自来替子砚操持亲事,还是我这个婶婶来吧!”临走前谢氏让嬷嬷给小谢氏一个木盒子,里面是她当年的陪嫁头饰,送给小谢氏,算是对她的感谢吧!这么多年,小谢氏操持着成国公府的中馈,任劳任怨,如今又摊上程子砚的亲事,她虽说存了让福安郡主为难的心思,但具体怎么做,还得看小谢氏的,不是吗?

福安郡主和顾廷菲被兰嬷嬷领着进入太后寝宫,太后年近五十,但是保养得宜,加之在后宫中,她是最尊贵的女人,连周维都给她面子。

见到她们婆媳俩来了,太后热情的朝她们招手:“你们来了,快些到哀家身边来。尤其是你福安,哀家知道你不喜欢热闹,喜欢清静,这么些年,哀家一直忍住没招你入宫,若是你母妃在世,必定会很欣慰。来,都快坐下,别跟哀家客气。”一反常态的客气,让顾廷菲心头一颤,绝对有猫腻。

太后此人别人不了解,她太了解了。曾经跟太后相处那么多年,父皇过世了,太后就露出真实面目,逼迫她远嫁兰国,这是顾廷菲心底最深的痛。福安郡主轻描淡写的答道:“多谢太后厚爱,福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随后坐下来,顾廷菲见状,也跟着坐在福安郡主的下首。

兰嬷嬷带着宫女们进来上茶,太后一早便吩咐了,特意准备了大红袍。顾廷菲听着福安郡主和太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突然太后话锋一转,转移到顾廷菲身上:“廷菲,哀家记得你和子墨成婚快半年了吧?”怎么突然就扯到这个上面了,接下来该不会说子嗣的事。

既然跟福安郡主这个婆母入宫,顾廷菲自然得收敛些,在来的路上,福安郡主也叮嘱过她,在太后寝宫里,少说话。太后问一句答一句便是,不问就尽量闭嘴,不说话,多听是没坏处的。顾廷菲瞬间起身应道:“回太后,是。”被太后这么一提醒,她的确跟程子墨成婚快半年了。

接下来太后点头继续道:“想来,你们当初成婚是哀家赐婚,福安该不会怨恨哀家。”目光停留在顾廷菲的小腹上许久,才缓缓的将视线转移到福安郡主的身上,福安郡主闻言,淡声道:“太后说笑了,福安岂会责怪太后,太后能给他们赐婚,那是他们两人的福气,福安高兴还来不及呢!”好听的话谁不会说,福安郡主说起来,一点儿不比别人逊色。

太后的心慢慢沉下来,她今日可不是来看顾廷菲和福安郡主婆媳和睦的画面,她迫切的希望能当着她的面,看到福安郡主对顾廷菲挑三拣四,这到底哪一环节出了问题?不对劲,若是知晓这般的话,她昨晚就应该连夜让顾廷菲入宫才是。

有福安陪着,看在福安的份上,她对顾廷菲也只能是言语教育了,还得谨慎些。福安郡主可是个聪明人,若是被她抓住话柄,太后的日子可不好过。谁让福安郡主有个手握重兵的父王在背后替她撑腰,连成国公府她如今都住进去了,看来她对福安的了解还不够多了。

太后笑盈盈道:“如此甚好,哀家便放心了。只是廷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成婚大半年了,得加把劲,哀家和福安可等着你的好消息呢!”若是让太后和福安郡主知晓她和程子墨还没有圆房,她们怕是会更加震惊吧!

尤其是太后,她巴不得他们夫妻俩感情不好,现在假惺惺的作态,真是让顾廷菲觉得恶心。“兰嬷嬷,你带着廷菲下去皇后寝宫坐坐,哀家还有些话单独跟福安说。难得福安入宫一次,哀家可要跟你说些贴己话。”太后柔和的目光看向福安郡主,让她说不出口拒绝她的好意。

兰嬷嬷作出请的姿势,顾廷菲闻言朝福安郡主看了一眼,便抬脚往殿外走去。出了太后寝宫,她觉得没那么憋屈了,感觉豁然开朗。昨晚她就猜测,太后今日召见她入宫,想来有什么重要的事。

兰嬷嬷看停下脚步的顾廷菲,皱眉道:“程少夫人,这边请吧!”李天舞的寝宫往右边走,顾廷菲回过神来,讪讪一笑:“好,那就有劳嬷嬷带路了。”

刘氏一睁开眼,便觉得腰间有些疼痛,还有双腿,他们这是在哪里?怎么感觉屁股下面,一阵一阵的颠簸,不对,这是在赶路?不过他们不是还在京城吗?目光落在闭眼的顾明兴身上,刘氏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没用的东西,都是因为他,在京城的荣华富贵都没了。

刘氏气的心肝疼,他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非要背着她在外私养妾室,还生了个儿子。在她面前,说的好听,这辈子只有廷露一个嫡女就够了,到头来,呸,假仁假义,刘氏看透顾明兴虚伪的面目了。

顾明兴和刘氏四目相对,他卷起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两声:“你醒了,既然不想说话,那就别说了。现在我们已经出了京城,现在去找廷露,你养好精神,等见到廷露,随便你怎么做。”

“你说什么,我们要去找廷露,我不去,你还好意思去找廷露,你不觉得害臊,我都替你害臊,都一把年纪了,还在外面私养妾室,还生了个儿子,你觉得廷露会高兴吗?你不能给廷露依仗,现在还去投奔廷露,我不去!不对,要去也是我去,你不许去,不许去给廷露添麻烦,让湛王府的人看笑话。”刘氏腾的坐起身来,严肃的盯着顾明兴。

顾明兴淡声道:“这个你可管不着,廷露也是我的女儿,我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人便是她了,你放心,有我在她身边,必定能让她一辈子受到湛王的宠爱。你一个妇道人家,你懂什么?不懂就别胡说八道,有功夫,不如好好歇息。”“我不懂,我不懂,对,你懂,既然你都懂,为什么会落到今日这个天地?”刘氏丝毫不掩饰对顾明兴的嘲讽,衣袖下半寸长的指甲掐进肉里还浑然不住。

顾明兴这个混蛋,害的她现在去投奔顾廷露。顾明兴不耐烦的哼了声:“你闭嘴,还轮不到你来说教!”刘氏嗓子疼,之前被顾明兴狠狠的掐着,现在不愿意跟他再说什么了。因为什么结果也不会有,还是等见到顾廷露再做打算吧!

太后亲昵的握住福安郡主的手,道:“哀家真是愧对你啊,福安,哀家原本想替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可谁曾想到如今定北侯府落魄了,连累了子墨。你若是责备哀家,哀家绝无怨言,哀家只是希望能弥补子墨,子墨是个好孩子。”

福安郡主不动声色的将手从太后手中抽出来,轻轻的抬手勾起散落在两旁的碎发,道:“太后,您多虑了,福安知道太后的好意,心领了。”这么快就将手抽走了,还说不责怪她,太后是傻子才会相信福安郡主的话。

一炷香的时辰过去,福安郡主突然眸光微沉,站起身,道:“太后,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只是廷菲,她。。。。。。”到底在何处,她刚才之所以答应让兰嬷嬷将顾廷菲带去给李天舞请安,那是猜测太后应该不会动手脚。不过现在一炷香的时辰过去,还不见顾廷菲的身影,便是让福安郡主心存疑惑了。

昨晚程子墨难得低声下气的为了顾廷菲恳求她,福安郡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今早由她陪着顾廷菲入宫。原本以为太后会看在她的面上,对顾廷菲网开一面,却不曾想到,她还是大意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