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金粉 第422章 我的丫头

作者:青铜穗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6-01 00:06:31

晏衡抬眼。

“就因为这?”

“这就很强大了。”李南风道,“两家的祖训本就存在,我母亲知道了不拦着我,难不成还鼓励我跟你往来?”

晏衡情不自禁把腰挺直了:“可我太爷爷不是也死了吗?一命抵一命,也该报完了。”

“你真是单纯!”李南风道,“作为我太爷爷的后辈,我母亲的态度没有问题。要怪,只能怪你太爷爷造孽。事情落在我头上,我也得阻止!”要不是前世她也当过这“恶人”,这回她还真没法这么心平气和呢。

晏衡凝眉望着她,想起靖王妃跟他说的那席话,眉头锁得生紧。

“我就住在这京城里,那你母亲是打算一辈子不让你出门了?”

李南风叹气:“我也想出去,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办,跟她说是肯定没法说得通的。

“我还等着查林复呢,我哥堕马的事不知是意外还是跟这个人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是不是说明我哥其实是死于周室余孽之手?这些我都知道!”

她眼望着灯苗,这两日被围困的焦灼浮现在了脸上。

晏衡道:“这些事我倒是可以去办,但是我总也得见你呀。”

李南风伏在椅背上,忽然抬起头,定定地望着他。

他道:“怎么了?”

李南风收回目光,幽幽道:“要不,咱们还是保持距离吧。反正你也知道,前世咱们两家小辈里出现过好几桩这样的事,都没有善终,可见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再说你我——”

“你赶紧闭嘴!”

晏衡把她嘴捏住:“你还有点良心没有?这几年你欺负也欺负过我了,我洗的果子你也吃过了,还有我人都让你扑过了,你这时候说让我跟你保持距离?除非你还我清白!”

李南风脸红成猪肝,拍掉他爪子:“什么清白不清白,你还夜闯我闺房呢,让我家里知道,你等着变肉酱吧你!”

晏衡笑了:“所以咱俩的清白根本就扯不清了,你要怎么跟我保持距离?”

李南风道:“我不管,反正我要出门。要是无计可施,我就跟我母亲妥协。”

晏衡拿她没办法。叉腰想了想,说道:“我来想办法。你先好好给我呆着就行。”

“你有什么办法?找王爷?我怕王爷一插手,更加不可收拾。我爹我哥目前都还没知道呢,我娘这回看来还算厚道,没急着把事情捅给他们,不然的话,你以为你们家这几日还能这么平静呢?”

“知道了知道了,不找他,我找别人总行了吧?”

“别人?”李南风听到这儿双眼蓦然亮了,“是了,找皇上!”

“皇上?”

“对呀,说起来皇上能接皇后回宫,不还多亏咱们么?这忙他没道理不帮。”

李南风高兴极了,她怎么把这么大一尊佛给忘了?有皇上出马,李夫人总没理由抗旨吧?

她说道:“你明儿就去,务必尽快把我救出去!你就说我在家里日夜啼哭,茶饭不思,就剩一口气吊着了。”

晏衡瞥她,又把她脸给捏上了:“还茶饭不思,这脸不挺肥嫩的吗?看着还长膘了。”

“说谁呢?”李南风砸他。

晏衡环胸站着,瞄着从未如此披散长发气站在面前的她一身清丽清质,任她胡闹。

忽而他又伸手拍了拍身上,说道:“光顾着进来,忘了带点什么给你。”

李南风道:“带什么?”

“怕我的丫头闷着,带点吃的玩的来呀。”

李南风听到这声称呼羞得跳了起来,晏衡怕她撞到头,双手扶住她的腰将她稳住:“小声点!”

李南风咬唇安静下来,又瞪着他,咬牙去掐他的胸口:“从前不是口口声声叫我臭婆娘吗?”

这声音因为压低了,落在耳里好像又娇又软,晏衡几乎忍不住把她搂到怀里。

到底孟浪也有限度,手放在她盈盈一握的腰上停留片刻,便松开了。

原先想见就能见,从来也没觉得地各居一府有什么,可今日碰了一整日壁,费尽周折才见上面,才觉得心里有多想念。

他道:“从前尽把我当坏人,可不就是臭婆娘?”

这话又赚来她十几个拳头。

晏衡瞅了眼窗外,说道:“你睡吧,我该走了。”

李南风哼了一声。

晏衡又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转身推窗。

李南风跟到窗边叮嘱:“记得别走北边!”

晏衡转身。

她指指后园方向,提示道:“旺福一家住在那儿。”

晏衡微顿,而后点头,跃上墙后,往西面去了。

李南风看到他没入夜色,缓缓把窗阖上,退回房来。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除了房门外轮值小丫鬟们偶尔的搭话声,一切如常。

她除了衣裳重新回到床上,眼望了帐顶好一会儿,忽一抿唇,侧身把眼闭上了。

……

晏衡在西边墙下与侍卫们会合,随后潜回王府。

进门喝了杯茶,眉头还皱得紧紧地。

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挺好,没想到先是晏驰发现了,然后王妃看出来了,如今连李夫人也开始防着他了——

不,他不信李夫人确知他的心思,她目前最多是防备,不然以她的作风,绝不可能只是禁李南风的足这么简单,李夫人难道不知道禁足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看来他还是冒进了,以至于打草惊蛇,眼目下靠他单打独斗肯定是成不了事的,在李南风答应下水之前,他得悠着点儿,不然别说“娶”了,就是往前进一步都难。

当务之急,还是得把李南风给拉下水,只有那根倔木头想通了,能一心一意对他了,这事才有希望。

他垂眼看了看手心,上面似乎还留着她衣裳的余香,心思想定,他仰脖把茶喝了,顺势熄了灯。

……

皇帝自把皇后接回宫,这段时间就再没出过宫了,理政之外一心一意跟皇后培养情份。再加之老太后薨,姚霑回朝,朝事纷至沓来,显然也没那么多闲工夫外出。

老太后灵柩不日便要发丧,下完朝,皇帝便传了宗正院与礼部几个官进宫说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