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清穿我想嫁给你 第二百八十二章 梦醒

作者:婳云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7-02 15:03:47

夜深辽阔,阑珊无人。

四爷一个人静静待在院子里,有一件事情需要思考。

这个念头他从来没有想过,但已经开始便无法制止。一口气堵在胸口和唇齿间,下不来,上不去。

不得不说,四爷这副神情……着实让人看了可怕!

四爷挥手叫来秦顺:“去办吧!”

秦顺点了头,

没有说话,躬身退了出去四爷眼里布满鲜红的血丝,让人看着就觉得害怕。

一张被翻来覆去看的发黄的纸,从手中脱落:“对不起,如果相见是痛苦,无论来生还是今世都不复相见!”

衣摆舞动,一个明艳的少妇立在四爷身旁。明眸皓齿,眼波动人,面露娇态:“爷!夜深露重,爷保重身子。”

四爷侧目,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府里,以后的事就靠你了!”

少妇娇嗔,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顺势倒在四爷怀里。 首发网址http://wap.qimizi.com

“滴……滴……”婉清扬耳旁似乎听到的是心电监护仪的声音。

“醒了!病人有意识了!”只听身旁一个陌生的女子惊呼了下,紧接着周遭开始出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是熟悉的医院的味道。动了动手指,每一寸触感都是那么清晰。

婉清扬庆幸,原来这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幸好,只是一场梦。

婉清扬心中一暖,纵有再大的悲伤和委屈全都化成眼角的一滴泪。

“婉清扬?”只听一个试探的声音在唤自己,而这个声音又是那么的熟悉。

婉清扬身子募的一紧,神情紧张的不知要不要睁开眼。这声音……这声音自己简直再熟悉不过。

林晨见婉清扬有了反应,又轻轻喊了声:“婉清扬,你醒了吗,醒了就试试睁开眼。”

婉清扬胸口起伏,强压住心中起伏,刚张开眼,日光顺着玻璃显得格外刺眼。

还来不及看周遭环境一眼,婉清扬条件反射的缩进被子里,林晨见婉清扬怕光,条件反射的忙起身把窗帘拉上。

婉清扬恨瘦,躲在被子显得更加娇小。林晨看着被子里的人竟有些失神,看到被里的人狂抖不停,这才回过神。

“这下没有光,你可以睁开眼。”林晨小心的试探着问道。

这是林晨第一次照顾病人,病人家属还没有赶到,责任心告诉自己,不能将婉清扬一个人抛在医院里。只潜意识的回避一个问题:这个看似痛苦的女人可能需要自己。

婉清扬心里乱成一团麻,刚刚自己做的这个长梦搅得她有些心神不宁。可这梦太过真实,仿佛就是自己亲身经历。

只回想起箭刺入心口的一刹那,一切感觉竟是那么真实,仿佛自己真的死掉了一般。这种感觉婉清扬无法复述,总之就是死掉一回的感觉。

想到这,泪水止不住的从婉清扬眼里涌了出来,因为悲伤身子跟着一颤一颤,止不住的抖。

林晨有些发毛,这个女人刚刚做梦时就一直在哭,自己一旁守着看着眼眶都有些发热。这醒了还是哭,怕是梦境太过于吓人,还沉寂在梦里没有回过神。是女人天生眼泪就多,还是梦境太过吓人?

想到这,林晨安慰道:“睁开眼,不要去想梦,一会就好了。”

声音?这声音……婉清扬猛地掀开被,只对上林晨的脸,泪水更加止不住的往外涌。

“小哥……我……我?”婉清扬泣不成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婉清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自己寻着梦把眼前这个人做进梦里,还是梦境里的人走出来与自己在另一个时空相见?

可梦中经历的一切就是假的吗?为什么自己觉得时光过的那么漫长,爱恨交织,每一点每一滴,自己都能记得?

尤其是失去孩子的痛,这种痛深深烙在心里,怎么抹也抹不去。

还有……还有塘钰对自己的爱,自己和四爷的纠缠,为什么自己要为这个梦那么心痛?

面对女人的眼泪,林晨显得束手无策。作为一个男人安慰女人,林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下意识的将手搭在婉清扬的肩膀上,任由婉清扬在自己的怀里哭,直到苦累了,哭睡了,这才把婉清扬重新放到床上。

婉清扬这一觉睡得更久,仿佛自己又置身于战场,身边战鼓雷雷,厮杀不断,隐约的还能听到一个男子哭泣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她最熟悉不过,婉清扬笑了笑,是塘钰啊!

只这回婉清扬睁不开眼,伸手想摸塘钰的脸却怎么也够不到。

婉清扬当即心一沉:原来,这回竟是梦。

只是梦里,塘钰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继而又揪住她的心,婉清扬有些痛,也有些欢喜。即便这是梦,婉清扬也不愿醒来……

原来梦境那么美,即便与塘钰相遇是在梦里,婉清扬觉得这也是自己想要的,原本一开始就可以拥有的美梦,被自己的谨小慎微搞得支离破碎。

就这样被拥着的感觉很好,不知梦境居然这么真实。婉清扬下意识的用手臂环住身前的人,拥在怀里的感觉竟然那么好。

迷迷糊糊中,婉清扬觉得自己很热,不自禁的又伸手过去,轻轻抚摸他热热的面孔,一股股温暖的呼吸均匀的吹拂在手上。

“啊!”不是梦啊!婉清扬惊慌失措的收回手,被刺激的忙睁开眼,打量眼前刚刚被自己“调戏”过的人。

“塘钰?”婉清扬结巴,心里一滞,试探的问道。眼前男子虽和塘钰有一般无二的脸,可全身装扮确极为现代,一点也找不到满清贵族的影子。

“林晨。”林晨说这用手指了指自己,言外之意告诉婉清扬自己的名字叫林晨。

“林晨?”鹦鹉学舌般,婉清扬重复了句。

林晨点头,看来这个女人终于醒了,把自己与梦境分开。

林晨觉得好笑,只听说过做梦,但没听说过,醒了之后再睡还能把梦接上的。看来这个塘钰确有其人,否则不会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婉清扬梦中。

只这最后一个梦,林晨最为好奇,想着婉清扬搂的自己那样紧,八成是误会了。

“你好!婉清扬,我叫林晨!”林晨说着伸出手,示意婉清扬礼貌的握手。

“我?婉——清——扬,你认识?”

林晨了然笑了笑,露出一口耀眼的小白牙。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