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清颜微抬眼眸,随后弯唇轻笑一声,大方解释道,“家里面管得严。”

沈衾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理由。

顾宴安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家、家里管得严?我靠还有人敢管重明啊……”

那得是多牛批的家属才管得动重明,顾宴安不敢想象,也没敢深究。

服务员很快便将热水送到了包厢里。

苏御微抬眉眼,“说起来,老大这次找我们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

毕竟深藏不露多年的人突然间出山,定是有事发生,总不会只是闲着没事约大家出来喝酒,偏偏自己还是滴酒不沾的人。

“嗯。”阮清颜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

她指腹轻轻摩挲着玻璃杯,美眸微眯地扫视着包厢里的人,能让人明显察觉到气氛沉寂了许多,“我从来没有想过……流光集团的高层里有一天会有人背叛我。”

闻言,苏御紧紧地蹙起双眉,眉眼间似是有几分不敢置信的神色,“叛徒?”

“高层里有叛徒?”顾宴安也极为惊诧,“什么时候的事?老大你怎么发现的?那狗日的叛徒都对咱流光做什么了?” 一秒记住http://wap.qimizi.com

沈衾漫不经心地轻晃着手里的酒杯。

他敛眸轻抿了一口,勾唇散漫地笑,“谁敢背叛老大啊,况且凭老大的本事和流光的雄厚势力,就算有想法又能动得了什么?”

“确实。”阮清颜仍旧眸光清澈。

她也并未表现出太过起伏的情绪,只是声线平静地道,“只不过,是向不该接触的人泄露了我会去西斯国边境那座小岛的消息,害我差一点就丧了命罢了。”

闻言,沈衾握着酒杯的手倏地一紧。

他眸底神色变化,刚刚的散漫似乎是凝在脸上般,但却又压抑着没敢表现出来。

西斯边境……透露小岛的消息?

“西斯边境?”顾宴安转眸看向苏御,“御哥你熟吧,有什么风声吗?”

苏御眉宇间些许凝肃,“我最近的交易都集中在西斯边境,只是听说好像最近一年有股新起势力,前段时间还发生了枪击案……”

想到这里,他缓缓抬眸看向阮清颜。

苏御的眼瞳骤然间缩了下,“老大?!”

他当初是在附近,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枪击案竟然会跟自家老大有关系,而且还差点取了老大的性命……

“是那场枪击案。”阮清颜微抬俏颜。

一双精致的桃花眸里神情微深,“如果不是有人替我挡了子弹,我怕是已经没命坐在这里跟你们聊天了。”

闻言,沈衾的掌心里缓缓沁出些冷汗。

刚刚还玩世不恭甚至置身事外的他,听到这里时全然没了轻松的表情。

怎么会?难道这事儿跟他有关系?虽然他当初确实透露了老大会去那座岛,可……

“衾哥。”顾宴安倏然点了他的名字。

沈衾蓦地抬了下头,他将手里的酒杯握得更紧,似乎想要以此藏住掌心的汗,随后自然地勾了勾唇问道,“怎么?”

“我记得你前段时间好像也在西斯国交了个朋友。”顾宴安只是随口一问。

但在对上沈衾的目光时,却能察觉到他有些许不自然,于是便神情复杂了些。

沈衾喉结轻滚了下,“是交了个朋友。”

阮清颜微微抬眸将目光落于他身上,察觉到来自老大死亡凝视般的注视。

沈衾蓦地站起身来,“老大!”

见状,在场的其他人也抬眸看向男人,便见向来吊儿郎当地沈衾,咔咔从沙发上捞过来一个抱枕丢到地上,然后就跪了下来。

阮清颜:“……”

好家伙下个跪还挺会享受的。

“老大,我没有背叛你!我真的没有!”

沈衾后背的冷汗如雨下一般,“但、但我觉得,您要去西斯国边境小岛那件事……可能确实是我给捅出去的……”

“衾哥!”顾宴安起身震惊地看着他。

沈衾紧抿着唇瓣,神情也不太好的模样,但这却是阮清颜完全没料到的。

她没想到,沈衾竟然承认得这么快,甚至在她还没有怀疑到他身上之前……

阮清颜眼尾轻轻地挑了下,她缓缓地喝了口水,“不急,我给你机会解释。”

沈衾敛了敛眼眸,将当时具体发生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地说给了阮清颜听。

“我是在西斯国认识了一个女人……”

沈衾本就是肆意快活的性格,走南闯北认识不少角色,更擅社交,就像有那个什么……社交牛逼症!流光交际花无疑。

一次在西斯国做业务时,他在酒吧遇到一个异域风情的女人,主动来跟他套近乎。

哪有男人能拒绝得了女人的盛情邀请?

那天晚上两人喝了不少酒,虽然最终无事发生,但不经意间却套去了许多信息。

在阮清颜说出这件事情之前,沈衾从未怀疑过那个女人别有用心,毕竟这道上确实没什么女性角色,他只当是闲聊。

无意间聊到关于流光集团的事情,身为本性就爱装逼的男人,沈衾很快就道出了公司买岛的事——买岛送人这事多牛逼啊,讲出来就是能在女人面前吹牛的事!

而那个女人果然也表现出了兴趣。

于是沈衾就没忍住,跟她多说了点,包括岛的位置,以及关于岛的细节等……

“我记得姒跟我提过,老大买这座岛是给人送生日礼物的,我当时八卦了两句,虽然不知道到底是给谁过生日用,不过这个消息应该也被那个女人掌握了……”

沈衾将他知道的细节全盘托出。

姜姒气得直接站起身来,伸手拎着他的耳朵把人拽起来,“沈衾你!你特么……”

合着她最后也成了那所谓的“背叛者”。

姜姒旋即转眸看向阮清颜,“颜颜宝贝我发誓!我绝对不知道这人有这么傻叉,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跟他说……”

“行了。”阮清颜打断了她的话。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怪姜姒,但也跟她之前的猜测较为接近,确实是有人从姜姒那里得了消息,又转述给了别人一般。

姜姒以为是阮清颜生气了,她的心缓缓地沉到了谷底,“颜颜宝贝……”

“这件事不怪你。”阮清颜红唇轻抿。

她低眸看向沈衾,“那个女人,有跟你透露过身份吗,或者她还说过别的什么?”

“没有……”沈衾仔细回忆,他不好意思地伸手挠头,“我就只顾着装逼了当时,就算跟她聊天也聊的是个人信息,只知道她是西斯国本地人,背景之类的都没聊到。”

姜姒被气得白头发嗞嗞嗞地往外冒。

她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你装逼装得倒是快乐!但重明她差点被你这个逼给装死了,而且还差点是一尸两……总之当时的形势就是很危险,我在现场都差点被吓死了!”

姜姒差点就说多了,但却及时反应过来,立刻刹住话匣,连忙转了语意。

沈衾将头埋得很低,“我不知道……我原以为老大也是男人,没想过这些信息会差点要老大的命,老大你罚我吧!”

确实是他装逼过头泄露了集团机密。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当时让他知道老大是个妹子,他也绝不会拿这种事情装逼,现在却反应过来对方是故意套话的……

“不可能免罚。”阮清颜睨了他一眼。

虽然沈衾的确是无心之失,但既然已经造成后果,那就无疑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她不是菩萨圣母,但也不是无理之人。

阮清颜放下了手里的玻璃杯,“但罚也没有用,我允许你将功赎罪。”

闻言,沈衾蓦然抬头看向女孩。

便见阮清颜慵懒妩媚地翘着二郎腿,她将手肘枕在膝盖略上一点的位置,然后微微弯腰用手抵着下巴,“帅哥计了解一下?”

“什、什么?”沈衾直接被她整蒙了。

阮清颜红唇弯起一抹弧度,“她会用美人计骗你的消息,你这张脸,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是浪费了吗?”

姜姒:“……”好家伙。

重明不愧还是那个腹黑的重明。

沈衾愣了愣,“老大,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套她话?用美、帅哥计?”

帅哥计这仨字讲出来咋就那么别扭。

阮清颜唇角漾起的笑容愈发灿烂,她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嗯哼~”

沈衾只觉得身上起了点鸡皮疙瘩。

老大长着一张如此美艳的脸,笑容看起来又如此甜蜜,可怎么就是让人觉得瘆得慌……

“就这样决定了。”阮清颜倏然起身。

她抬手敛了下外套作势要走,顾宴安和苏御也跟着站起身来,“老大你这就走吗?”

“嗯。”阮清颜转眸望了他们一眼。

仍旧是那巧笑倩兮的模样,“家里管得比较严,回去太晚了有人会生气的。”

顾宴安x苏御:“……”

姜姒在心底翻了个大白眼子,“行行行知道了赶紧走吧你,哦对,你家那位应该在外面等你呢,你看一眼手机。”

傅景枭找阮清颜找不到就找她这来了。

疯狂轰炸着她的手机,跟丢手榴弹似的吭哧吭哧,烦得她都关了静音模式。

阮清颜抬手比了个ok,“知道了。”

她迈开长腿便径直离开了包厢,在完成今日份的任务后没有丝毫要逗留的打算。

顾宴安看得懵逼,“姒姐,老大家里那位到底是什么角色啊?她爹?她妈?”

闻言,姜姒意味深长地睨了他一眼。

她轻轻地啧了两声,“他爹妈才没这么大威力呢,你以后早晚会知道的。”

毕竟……现阶段不可能让流光的人知道,他们一直打着架的星宿,他们家老大,跟自家老大重明竟然是夫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