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带着萌娃闯荡江湖 第五十三章 越狱的洛川

作者:海碗车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3-06 07:41:30

一大早,安芷汐头疼的就跟要炸开一样,浑浑噩噩的摸索着起床喝水。

在灌下一大杯冷水后,才感觉稍微清醒了点。

……

奇怪,昨天喝酒的时候不是才过晌午,怎的一觉起来天都黑了。

一手拍打着酸胀的脑袋,一手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她这是睡了多久,感觉肚子都空了。

“啪嗒一声”,一块小石子从窗外扔了进来。

“谁?”捡起滚落在地的小石子,安芷汐来到窗前,此刻已月到中天,刚好可以借助月光看清楼下的景象。

月光透过细密的树梢,折射出地上斑驳的剪影。

“喂,这里,你这小娃娃可真能睡,老头子都等你大半天了。”

凑近一看竟是远在那暗牢中的洛川,此刻他哪里有暗牢里的疯疯癫癫,梳洗干净换上规整的长袍。

不说话时,整的一看过去就是一儒雅随和的老先生,一说话就立马毁了这份假象。 一秒记住http://wap.qimizi.com

人还是那个人,蹦蹦跳跳的招呼着安芷汐下楼,刚睡醒的她也刚好想活动活动一下。

几个翻身便利落的到了楼下,刚站定就闻到一股肉香味儿,本就饿的直抽抽的胃,此刻更是毫不客气的咕咕作响。

“饿了吧,来,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叫花鸡,可好吃了,快趁热尝尝。”洛川殷勤的帮着打开包裹鸡肉的荷叶,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安芷汐狐疑的拿起一块鸡腿,刚想放进嘴里又停了下来看着老头儿。

“你有事说事儿,不然我总觉得吃的不踏实。”

吹胡子瞪眼的洛川,凶巴巴的道:“呸,吃你的去,好心当作驴肝肺!”

这才对嘛,慈爱什么的一点都不像他,还是凶巴巴的样子顺眼一点。

美滋滋的吃着手里的叫花鸡,荷叶锁住了鸡肉里的水分,同时将荷叶的清香送进肉里,一只鸡叫花鸡柔嫩无骨,香味扑鼻。入口香滑,鲜甜,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饿太久的原因,此刻她竟觉得这是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美味才是。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喏,喝点。”瞧着那一副没有吃过饭的猴急样儿,洛川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说一边递给安芷汐一个酒葫芦。

大口吃着肉正愁少了点酒,这老头儿真上道。

连忙接过酒葫芦,仰头一灌,下一秒却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是茶?”

好家伙,第一次听说别人家的酒葫芦里面装的是茶,还是热乎的那种。

洛川翻了个白眼道:“不然你以为呢?小九九的酒都快要帮你这鬼丫头嚯嚯完了,你还想怎样。”

其实他心里想的却是,今天喝了那么多,现在还想喝,没门儿!

安芷汐皱着鼻子:“那你也别给我整一壶茶啊,我吃饭不喜欢喝茶。”

洛川:“喝茶醒酒,赶紧把你那浆糊脑袋给我捋直哦!”

空荡荡的肚子被填个半饱后,安芷汐也来了精神。

安芷汐:“话说,你怎么在这?不在地牢里待了?”半开玩笑半打趣的说着。

洛川:“废话,那是人待的地方吗?”

哦?我看您老之前待的挺舒服的,丝毫没有违和感。

安芷汐:“诶,那你是怎么出来的,牢里的兄弟就没抓你回去?”

洛川傲娇的一别脸道:“我这不是叫你帮我报信了嘛,这鸡就当是对你的谢礼了。”

闻言安芷汐就想把嘴里的鸡肉吐出来,洛川眼疾手快的捂着嘴。

“你个小娃娃别浪费粮食,这鸡整起来可麻烦了。”

“呜呜呜……咕噜,什么玩意儿,一只鸡就想打发我。”

艰难的咽下后,安芷汐不买账的道:“老头儿,好说我也算是间接救了你,这少说也得送的礼或者这个吧!哪有人像你大半夜塞我一只叫花鸡当谢礼的。”

拇指与食指交替的动作暗示非常明显,不想给我送东西,就给我钱钱也行啊!

洛川一把拍在那小脑袋瓜上,轻哼一声:“哼,爱吃不吃,有的吃就不错了,你看看大半夜的除了我谁还能想到你会肚子饿给你送吃的。”

不料洛川话音刚落,暗处便走出一身影,背对着月光让人看不真切面容。

安芷汐单瞧着那人身形,立马就笑着对洛川道:“谁说没有的,喏,这不就是吗?”

这丫的武功到底多高,在这里这么久竟然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

洛川打量着面前的小伙子,心里啧啧称奇,竟然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听墙角,看来这娃娃也是个不简单的。

墨辞自安芷汐喝醉后,就出了一趟城,知晓酒馆里的老板娘不是个善茬,下一步肯定会直捣鬼面基地。

出于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的心理,吩咐好城外一直等待汇合的尤圻入夜之前直接埋伏在山脚下,等待时机一举冲上去捡漏。

安芷汐不知道的是,她这一觉睡过去后,驻扎在黄溪口镇的鬼面人早已被消灭的七七八八。

墨辞拎着一袋糕点走至两人面前,开口道:“怕你醒来没东西吃,就顺手给你带了点糕点。”

随着油纸包的凑近,一阵香甜的味道飘进两人的鼻尖,洛川猛嗅着香味,睁大了眼睛夸张着道:

“好家伙,你这个顺手是直接走遍了东西南北四条街吧!”不由分说的一把夺过墨辞手里的油纸包,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捏着绳子直接打开了瞧。

“这是南街的酥脆糕,北街的香糯炸团子,东街的杏花软糕,西街的满春堂。”大大小小的油纸包瞬间被洛川一一打开,细数着里面的吃食。

“小子,说,你是不是对我们家丫头心怀不轨。”把纸包往安芷汐怀里一塞,像母鸡护犊子一样张开双手挡在她面前,气鼓鼓的瞪着墨辞。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只要有我老头子在,你就休想来嚯嚯我家丫头。”

墨辞一脸黑线,这不过是见过一面的糟老头子,凭什么在这里对他指手画脚的,还如此理直气壮!不要脸的程度也是无人能及。

别说墨辞,安芷汐越听越觉得这话儿不对味,什么叫是他家的,他什么时候成别人家的了。

还有墨辞对他?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俩人明明就是很普通的革命关系,就连朋友都算不上,前两次进门还带着点不愉快。

上次在城外还趁机讹诈他五百两银子,这老头儿眼睛是得有多瞎才能觉得他对她有意思。

见两人就跟小孩子似的,颇有股继续掰扯的意思,安芷汐觉得宿醉的脑袋又开始了一阵又一阵的闷疼。

俩人吵归吵,但实际上一直留意着她这边,一见安芷汐捂着头一脸难受的模样,俩人不约而同的停下针锋相对的话。

转头异口同声的道:

“你没事吧!”

“丫头是不是宿醉头又痛了?”

揉揉发涨的脑袋,安芷汐抱着怀里还吃剩半只的叫花鸡,跟东西南北西街的精品糕点直接席地而坐。

“嘣的一声”,酒葫芦被她打开,冒出一股茶的热气。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主要是她感觉喝完酒确实有点不舒服,也就懒得去跟他们计较那么多,从怀里掏出一粒解救的药丸抛进嘴里,就着茶服下。

一旁的洛川看见安芷汐竟然开始吃药,以为她身体真的出现不适,立马焦急的凑近查看了脉象。

“我没事,喏,解酒用的速效丸,一粒就见效,送你了。”

稍微挣脱了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安芷汐难得大方的把剩下大半瓶的解酒药送给洛川老头儿。

再三确认她确实没事后,洛川又恢复了那副疯疯癫癫的模样,乐滋滋的收下面前的药丸。

不料,紧接着安芷汐却一口道破了他们今晚来此的目的,让洛川尴尬的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连一旁的墨辞都不能幸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