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与了然谈完之后,沛沛一脸严肃的回到了工作台。寻思着该怎么告诉沈小溪这一结果,嗐!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罢了罢了,人各有天命,结局如何,还是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吧!

沛沛从了然那里了解到了沈小溪具体的穿越问题,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而其实这其中还有其他因素在。

先说其一,沈小溪命格特殊,本身就很容易卷入时空轮转,为什么这么说呢,用了然的话说,这是因为此女拥有扭转乾坤并影响周围事物的能力。

虽然沛沛也想不明白,沈小溪这枚二货,要啥没啥,扔进人群都找不出的那种。就这种普通到平凡的人实在是很难想象有如此神奇的能力。

其二,便是命格刚好与时空扭转的碰撞,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孽债该偿还,注定要来此一遭,或许是完成某种任务也或许是见证。总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罢了。

“唔~”雨过天晴,晨曦悄悄来到床边,温柔的拂过熟睡中的人。睫毛轻轻颤动着,慢慢的睁开迷离的双眼,陡然不适应强烈的光线,半眯着眼。

待适应周围的光线后,才睁开湿漉漉的大眼,环顾四周。最终把视线定在了那被渡了一层光晕的某人。

高挺的鼻梁,雕刻般的五官,长长的鸦羽随闭合的眼睛给眼睑投下一层阴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出场自带光环?这也太美了趴~这种技能我也好想拥有,请问在哪里可以买,在线等,挺急的!

沉睡中的人似有所觉,缓缓睁开了清明的双眼,明明同样都是睡觉,为什么人家睡醒,双眸就跟水洗过的汪瑔般晶亮迷人。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一个男的,皮囊生的好看就算了,为毛全身上下哪哪都是这么好看。

大哥,你戏份是不是多了点。是我不配,还是我充的钱不够,就算是游戏NPC也是金光闪闪的,不都说穿越者一出场都是牛逼哄哄的吗?为啥子轮到老子这里就啥也不是,平凡到想哭了好伐!

穆璃一睡醒还有点迷糊,待睁开眼睛清醒之后就看到某人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一脸愤懑的盯着自己瞧,仿佛欠了对方钱不还是的。 首发网址http://wap.qimizi.com

不禁皱眉想,钱?需要这玩意儿干嘛,管家不是说库房宝物堆到快放不下了。哦!对了她应当是最近逛街没有遇到喜欢的,嗯……我记得库房还有几件拿得出手的小玩意儿,看来该叫福伯安排一下了。

“咳咳……你,你这么盯着我作甚,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实在是被这火辣辣的眼神盯到受不住,脸颊热意上涌,说完忍不住抚了一下燥热的脸。

沈小溪在心里又炸了:哦!我死了,凭什么连皮肤都那么细腻白里透红,这刚睡醒的声音也太感人了吧!简直就是低音炮绝杀啊!

沈小溪忍不住原地暴躁,转了几圈,才不让自己嫉妒到飞起。强制冷静下来之后,莫名发现有点尴尬,嗐!刚刚又闹了个笑话,果然这阵子把这些年攒的老脸都丢光了。

“没,没事儿。哈哈哈,那啥,昨晚谢谢你,谢谢你守了我一夜。我猜你昨天肯定没睡好,你要不要先回房再去休息一下?现在时候还早。”

接受到来自沛沛的呼唤,沈小溪借坡下驴的开始叫某人回避。

“唔~还好,并无大碍。时候还早你再歇一会儿,嗯?我先去处理一下公务。”

穆璃说完贴心的为沈小溪重新掖好被角,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便起身离开了。

望着穆璃的背影,不禁呆了一会儿,回过神疯狂cue沛沛。

“沛沛,沛沛,可以出来了,他走了。”

“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觉得不妥的?”

沛沛板着一张脸,拽着沈小溪转了一圈,见人毫发无损,心方才落了下去。

“没有,没有,昨天你都看到了吧!我这怎么又开始了,会不会是什么后遗症啊!别到时候我还没回家,身体就出毛病了诶。”

沈小溪双手摸摸脸,又按按手,试图找到自己不正常的地方。

沛沛一脸黑线的看着某人,一大早要不要这么戏精,话还没接上几句,就开始演上了,果真是不能跟沙雕独处一室,要不然分分钟自己也会变成沙雕一窝的。

“没事,不过……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关于你穿过来以及这时不时的就闪退的毛病的。”沛沛睫毛微闪,斟酌着如何开口。

“真的吗?那你说呗!是不是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沈小溪扑闪着双眼,目光灼灼的紧盯着沛沛的脸,确保不错过一丝信息。

“嗯,沈小溪,你确定要回去,并且愿意割舍下这边么……”沛沛眸光潋滟,一脸认真的问着。

“……,嗯,我确定,虽然,这边有朋友,有穆璃,但是这里始终不是生我养我的家啊!何况我不想我父母后半辈子一直孤苦无依,还要忍受我不在身边的痛苦,我做不到这么自私。我……”

沈小溪心里咯噔了一下,深思熟虑后开口道,说到最后语气捎带着一丝哽咽。

“嗐~罢了罢了”沛沛上前拍了拍沈小溪的肩膀道。

“我见过了然,他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他知道的事情。你命格特殊,天生与祈愿命轮相连,这也是为何之前了然卜卦说你命不凡的原因。当自己的命与彼岸相碰撞时,会产生特殊的新命格。而你,即拥有奇特命格又有祈愿相关的彼岸新命。正所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你来此或许受到天应的感召,带着任务降临,必将完成任务方能离开。至于任务,老秃驴说,穆将军与其妻生前曾带着四方祈愿,祝愿穆璃一生安顺,幸福。重要的是还要其与魏嫣然结为夫妇。由于二老生前一心为民,又是百姓心中的大英雄,他们在佛前许下的愿被无限加持。

换句话说,念在他们功劳大,神仙也得给几分薄面,所以这事儿必须得这么按着来。事儿完了你也就可以回去了。

总之你是个见证者,是个推波助澜的工具人,负责带人出山,引领任务完成。这是你的任务,也是你的任务,呼~能理解吗?”

沛沛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可把她累坏了。

一旁睁着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主角,可到头来我就只是个工具人,淦它个球球的,这也太欺负人了吧?那我这些天跟穆璃都算什么?”

“噢吼~越想越气,凭什么!”溪工具人气到原地爆炸。

“喏~上面记载,你这种命格的人生来就是祈愿联络的使者。宿命使然,使命召唤。”沛沛指着凭空而出的书卷道。

“啊!我死了~”沈小溪当场石化,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碎成渣渣铺撒在地。

空气,就此进入沉默,彼此安静思考的人,谁也没打扰谁。而问题是必然需要解决的,沉默连晌,沈小溪终于还是悲戚的打破了这份宁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