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黑雾之下 第977章 绝望

作者:辰燃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10-17 19:40:59

战术望远镜里,林正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像棱子似的战车排成了一个个整齐的方阵,以辗压一切的气势向前推进。在那些战车的旁边,皆有黑底红纹全身甲的步兵战士紧随,他们端着枪口奇大的粗犷步枪,那种步枪的威力形同于小型重炮!

这时,棱形战车的两侧车体打开,从里面跳下了一道道身影,这些东西看上去像是蜘蛛,但有一个能够360度转向,布满电子眼的脑袋。有从背部展开的装甲里升起一尊尊联动机炮的武器平台,也有边缘散发红光看上去极为锋利的剑形前肢。

这些机械造物行动间发出‘吱吱’轻响,身体表面不时浮现红色纹路,并发出能量外溢的轻微嗡鸣。

就是这些东西,在过去的三个钟头内,将赤洲堡的外城区尽数夷平,逼得赤洲堡的军队不得不退进了内城。而在这之前,对方甚至还没有动用这种机械造物。

作为赤洲堡的城主,林正楠此刻手心全是汗水,心情沉重地放下了望远镜,放眼看去,已方将士人人脸上写满了恐惧二字,士气低迷。

他们已经被敌人打怕了,如此一来,这场仗还怎么打!

林正楠今年四十八岁,正值壮年,三十岁时接任城主之位,十八年来算是把赤洲堡经营得有声有色。

赤洲堡位置偏僻,属于小型堡垒,这里有丰富的矿产,盛产一种名为‘赤鳞’的铁矿。以前的城主仅是经营矿业,但仅能维持赤洲堡的生活所需,甚至有些时候,还需要向别的堡垒借粮才能渡过难关。

林正楠上任之后,大力发展其它行业,通过近二十年的经营,把赤洲堡打造成大陆商道上一个重要的补给点。

至此,赤洲堡的人们再也不用为吃穿发愁,可林正楠也知道,受限于赤洲堡的地理位置,以及附近区域的资源限制。这座堡垒是难以发展成大型堡垒,能够成为商道补给点,已经是它的极限。

也因为这个问题,赤洲堡吸引不了强大的升华者驻留,这座堡垒里算上林正楠自己,也不过区区四名职级6而已。 一秒记住http://wap.qimizi.com

无论是军队规模,升华者数量,强者人数,赤洲堡都难以和大型堡垒比较。

在遭到攻击后能够迅速应对,果断放弃外城,将主力收缩到内城,已经是林正楠能够做到的极限。

现在,他只希望自己发出的求援能够得到回应。但距离赤洲堡最近的堡垒,也在两百公里外,哪怕他们愿意支援赤洲堡,可从动员军队到抵达战场,至少也要三天的时间。

三天后,赤洲堡可能已经变成一座废墟了。

除此之外,林正楠也想到了撤退,趁现在自己军队主力元气尚在,全力突围的话应该能够办得到。

可...

不甘心啊!

林正楠握紧了拳头,这座堡垒凝聚了他的心血,他无法就这样拱手相让。

站在高楼之上,眼看对面的军队开始节节逼近,这时,林正楠突然感觉到一股深沉,让人非常不舒服的气场。他看到一辆如同怪物般的战车,出现在战场的后方。那辆战车宛若小山,体积庞大,上面的装甲厚实得令人绝望。

战车上的武器平台多得令人发指,其中,那三联主炮几乎就是移动版的对城级战略兵器。此外,战车的四周到处有横生的锋利尖刺,可以想象当它冲进敌方车阵的时候,那些尖刺将会轻易划破敌方战车的装甲。

就在那辆如同怪兽一般的战车上,站着一道身影,对方倒是没有穿戴护甲,但所释放出来的气场,却让人不敢轻视。

林正楠再次拿起望远镜看去,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男子。肤色苍白,眼周似乎涂着黑色的眼妆,左耳上戴着一枚头骨耳钉,黑色的长发扎成了一根马尾,就这样在脑后随风飘荡。

他似乎感应到了林正楠的目光,陡然看了过来,一瞬间,林正楠和对方那双深邃的黑眸对上。竟然生出了眩晕感,仿佛整个人就要掉进那双如同深渊一般的眼睛里。

林正楠连忙拿开望远镜,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失态了,也知道四周有不少军官正看着自己,但他无法自己,和对方视线交汇的刹那,林正楠有种灵魂都被吞噬掉的恐怖感。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定了定神,林正楠吐气开声:“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进攻我们赤洲堡!”

那辆怪兽战车上,显然是统帅的人物抬起了手,全军立刻停下了脚步。黑压压的战场上,那幢幢身影所营造出来的压力,便如同暴风雨前的压抑气氛般,让赤洲堡的战士都难以呼吸。

随后,一把低沉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林正楠没想到,那个肤色苍白的男人说起话来,嗓音竟会如此低沉,低沉得仿佛从深渊里发出的回响。

“你不用知道我们的身份,你只要知道,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战,要么降。”

戴着头骨耳钉的男人淡然道:“前者死,后者生,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林正楠旁边,有人大步走出,沉声道:“城主,不战而降。哪怕能够苟活,我们也会变成别人嘴中的笑话。”

“你让我上吧,我要挑战对方的主将!”

说话的人,是一个近六十岁的老者。他双鬓花白,但眼中锐芒不减,双手背后,极具气势。

魏清宁,赤洲堡第一高手,虽然也是职级6,但战力之高,犹胜林正楠这个城主。

“魏老所言极是,只是...”林正楠仍然有些担心,毕竟魏清宁如果输了的话,那么原本就低迷的士气,只怕会直接跌进谷底。

“城主,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魏清宁微微一笑道,“若我战死,那么,城主就有理会撤兵,甚或投降。届时,不会有人敢说一句闲话。”

林正楠身体轻轻一震,这才知道,原来魏清宁是用自己给赤洲堡,给他林正楠铺一个台阶下。

如果魏清宁这最强的战力都输了,那么赤洲堡或退或降,都在情理之中。

想到这,林正楠叹了口气,退往一边,恭恭敬敬地朝魏清宁一拜到底。

魏清宁坦然受了他这一拜,上前喝道:“敌阵主帅,可敢与老夫一战?”

那辆怪兽战车上的男人笑了起来:“垂死挣扎,也罢,这便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你,叫什么名字?”

“老夫魏清宁!”

老人大喝一声,星蕴显现,化成灿烂斗气凝聚出一套式样古拙的盔甲来。他抬起手,便有两名战士抬着一把长柄战刀过来。

这把战刀,长度快赶上魏清宁的身高,光是握柄便近半米,哪怕双手握持,仍有余地。

战刀沉重,普通人无法独自托举,因此需要两人扛来。

可老人却单手捉过,接着刀锋指向敌方主帅:“报上名来!”

那男人呵呵一笑:“等我觉得你有资格知道,我自然会告诉你。我可没兴趣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一只软脚蟹。”

魏清宁也不纠缠这个问题,当下斗气延伸而去,卷上刀锋,顿时,长刀光芒煊赫,映得老人宛若战神。

这一幕,让赤洲堡将士低迷的士气,稍微提升了一些。

魏清宁一个闪烁,冲出高台,重重地落到地面,掀起一圈震波,让前方敌阵那些机械造物摇摇晃晃,立足不稳。

怪兽战车上的男人,微微一笑,突然身周涌起一阵黑雾。黑雾里有一群渡鸦飞了出来,呱呱大叫,它们飞到地上一阵盘旋,那个男人的身影便这么出现在鸦群里。

渡鸦一只只投进男人的身体,就此不见。

魏清宁微微皱眉,皆因看不穿对方到底使用了什么伎俩,他仔细留意敌将的脸颊、手背这种皮肤裸露的部位,却没有看到任何职阶纹章的踪影,不由有些失望。

这时,那个男人抬起手,招了招手道:“来呀。”

魏清宁勃然大怒,对方显然没把他放在眼中,当下吐气开声,声音仿佛惊雷,轰轰隆隆地传遍了整个战场,让那些穿着全身护甲的战士像喝醉酒似的,身体摇晃起来,有一些身体素质较差的,甚至耳鼻流血,一头栽倒。

发出一声暴喝,借此提聚力量,魏清宁步伐如风,冲向敌将。他们四周,那些战士和战车早已退开,为两人创造了一片交手的空地。

魏清宁瞬息间便来到对方身侧,那把战刀霍然劈去,刀锋上悄然染上了一抹青辉,勾勒出一片青色光影。

戴着头骨耳钉的男人脸上浮现极为傲慢的笑容,不闪不避,甚至张开了双臂,任由魏清宁一刀劈进他的身体。

得手了?

魏清宁不敢相信这一切来得如此容易,忽然感觉刀锋的触感有异,便见那男人的身体突然四分五裂,化成几群黑色的渡鸦散了开来。

这些渡鸦漫天散开,在魏清宁头顶上盘旋,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叫声,魏清宁抬头看着这团‘乌云’,双腿微蹲,骤然拨地而起,长刀斩出凛冽刀光,破入鸦群之中。

在他冲天而起之际,鸦群里却有一道身影落下,于是当魏清宁‘破云’而出时,那个男人却朝半空的老人抬起了手,他的手臂霍然暴长,化成了一条散发着黑色气息,双眼飘浮着碧绿火焰的蟒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