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苏劫策马扬鞭,各部主将坐落其后,护卫左右,看着面前偌大的寿春!

哐当一声。

护城河的架桥落下,荡起满目烟尘,大门打开之际,楚国上下的君臣,已然排列有序,身穿素裹,为首的人,让苏劫也是意料中的意外。

乃是李园。

此时,李园代王行事,脱去了上衣,光刺着上身,头上被白色的束带扎了一圈,口里含着楚国的白玉,两手捧着宝剑,身后左右,带着楚国的社稷舆图和楚国的王玺。

李嫣嫣极尽恐惧的抱着熊悍,娓娓跟在后面。

秦国将士们看到这一幕,轰然大笑,声音冲破苍穹。

这偌大的江山,已然尽数落入秦国之手。

苏劫看了看人影不多,得知,那些不愿投降的楚国老世族已然纷纷自尽。

李园颤抖的说道:“我等愿献国于秦,恳请秦公接受!”

苏劫没有立即回应,吓得李园是匍匐不动。 记住网址wap.qimizi.com

苏劫说道:“楚军以防守反击之战大败我秦国主力大军二十万,攻破两壁垒,杀七都尉,本公保守估计,秦军战士也在五六万上下,如此规模之大,超过了六国合纵抗秦的最大胜仗,信陵君救赵之战,当之无愧的是战国百年来,山东六国最大的一次胜仗,可敬亦可叹啊。”

苏劫的话吓得楚国群臣瑟瑟发抖。

若是苏劫不接宝玉,那今天,他们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降者献玉,若是主将取了李园口中的玉,则代表不杀,若是不取,结果可想而知。

苏劫接着说道:“秦以举国兵力六十万南进,楚则对峙年余兵败,本公看来,虽败犹荣,为何,两点!”

“其一,楚国在如此奄奄一息之时尚能聚集于秦国对等的兵力,形成足以和长平大战相聘美的平原大战,其壮勇气势可谓战国绝唱,其二,最为让本公意外的便是素来分治的楚国世族居然没有出现一个大奸卖国者,凡此等等,虽降,但有最后的尊严。”

苏劫说到这里。

楚国的臣子们也是算是最后悲泣了一把。

楚国起源于江汉山川,数百年间蓬勃发展为横跨江淮以至在战国末世据有整个南中国的最大战国,而且,这个南中国不是长江之南,甚至也不是淮水之南,而是大体接近黄河之南。

如此惶惶广袤之气势,于秦国相形见绌。

苏劫命章邯出身,接受了楚国的王玺,舆图。

让身后的老世族纷纷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命保住了。

可偏偏没有去取宝玉。

李园和李嫣嫣兄妹更是吓得跪地颤抖,李园口含白玉,不敢出声,深怕一个不慎,将白玉掉在了地上,一旦掉在地上,那就是真的死了。

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汗水从额头上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此时,众人也只能听到李园含糊的求饶声。

此刻,一个老臣走了出来,对着苏劫拱手道:“国公,素闻秦王施以降国君主以仁,如今我等皆已投降,罪臣斗胆,恳请放过熊氏!”

顿时,楚国的老臣纷纷跪地求饶。

苏劫长叹一声,问道:“熊氏何在?”

然而,李嫣嫣和李园浑身一震,他们自然清楚,他们怀抱里的熊氏,不是真正的熊氏,准确的说,应该是黄氏。

“铿锵……”

一道拔剑声出现。

李园以为要被当场斩首,吓得浑身一抖,连连退后,惊惧之下,口中的白玉直接落地。

等到看向苏劫,这才发现,苏劫只是将楚王的宝剑拔出,在细细的端详。

此时定魂之下,愕然发现宝玉已然掉在了地上。

一时,亡魂皆冒。

老臣们也都纷纷怒视李园,这白玉一落,便是人头落地,楚王熊悍也定然要被杀了。

正要呵斥。

只见李园匆匆膝行上前,来到苏劫的战马之下,不断磕头道:“秦公饶命,秦公饶命,我兄妹乃是受……”

话音未落。

王贲提剑而上,怒斥道:“泱泱大国,唯你卑鄙小人,如此贪生怕死,不顾大国尊严,楚国英名扫地也!”

说完,不等李园继续说话,当头一剑,头颅滚落。

见到李园一死。

李嫣嫣哀嚎一声,顿时哭晕过去。

王贲根本不犹豫,而是说道:“白玉抢地,本将该当诛杀尔等,但念在我王欲厚待诸位,今日只诛杀罪首,尔等可有话说?”

这是春秋战国的规矩。

以白玉定生死。

能有何话说。

霍乱楚国的李嫣嫣也终归是魂归九泉,香消玉殒!至于两个年幼的幼子!

王贲直接将命人夺了过来,随后在苏劫的示意下,带入到了秦国的大军之中。

骇下。

项燕及一万江东子弟兵,已然被围困了三日。

粮草断绝,山头上,项燕浑身都是干滞的血迹,短短三日,须发皆白,想到当日种种,自己便是这般围困李信,时隔一年,李信却将自己给围了。

种种因果循环,难以意料。

然而,想到楚国六十万大军直接溃散。

江东子弟十不存一。

一时悲从心起,看到面前的将士几乎是人人带伤,几欲拔剑自刎!

项梁悲泣阻止,说道:“父亲,当留得有用之躯,复兴楚国!”

不用多想,此时的秦军必然已经兵临城下了,说楚国灭亡,也就是时日的问题了。

项燕看着项梁,这个自己最重视的儿子,说道:“复兴楚国,不错,但这个担子,爹是扛不起了,复兴大楚,便交给你,还有羽儿了。”

“爹……爹……”

项梁两眼含泪。

项燕说道:“今日,我便突围,秦军的目标只在我项燕,你趁乱离开,还有一线生机!”

项梁拒绝,要于项燕同生死。

顿时,被项燕一巴掌打在脸上,将项梁打得嘴角溢血,道:“你若死了,你至楚国和项氏于何地,如此妇人之仁,老夫将你逐出家门!!”

项燕上前,对着项梁一阵猛踹。

江东子弟们纷纷出声劝阻。

项燕悲从心起,说道:“江东儿郎们,老夫失言了,没有办法带你们回江东了!”

江东子弟,堪称楚国最为精锐的士卒,临此必死之局,化为哀兵。

“愿于将军赴死!!”

“好,不愧是我江东儿郎。”

当即,八千江东子弟兵,直冲李信包围圈,楚国精锐的士卒,和秦国的两万秦之锐士,在骇下山林之间,展开了血战。

江东子弟以最后不多的弩箭于秦军对攻!

李信为了一雪前耻,更是厮杀在最前面。

死死的盯着项燕。

而余下两千江东子弟,趁着秦楚最后的决战,冲开一处防护,带着项氏和楚国最后的希望,项梁远远的逃向了江东。

这一战,极为惨烈。

江东子弟,哪怕是死,也都用牙齿咬住秦军的身体,哪怕够不着,也要咬住秦军的衣甲。

李信浑身浴血,肩膀后背,都是伤口。

即便如此,也都依然奋力的于楚军厮杀。

八千江东子弟兵几乎损失殆尽。

两万秦之锐士,也都死伤接近一半!而秦军大多都是重甲步兵,此番一对比,只能说是惨胜。

一颗苍松之下,项燕已然力竭,披散的头发被鲜血染红。

脸上青黑不满了血迹。

唯有一双眼睛闪烁出不去的光色。

李信胸腹上一道巨大的伤口,他来到项燕面前,道:“项燕,今日开始,世上再无楚国!!”

项燕被最后的十余名江东子弟围在中间。

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畏惧。

项燕扬天大笑,竭尽全力的吼了一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说完,整个人骤然平静,看着苍天白云,道:“大楚未亡!!”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

便是项燕最后的遗愿,也是闭目前最大的心愿。

而这个心愿的种子,便是项梁和项羽。

但是,他看不到了。

随即,横剑架在脖子上,用力一抹,鲜血喷涌而出,洒在那颗不知长了多少年的苍松上,血水从树枝上趟落。

十余江东子弟兵见状,立刻悲愤大吼:“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一个个横剑自刎于项燕身下。

至此,士卒上前,欲割去项燕人头。

顿时被李信阻止,此时的李信,断然没有那般欣喜,年前一败,已然让他成长极多,时才项燕自尽,气势不减,当为人杰,心下钦佩之下,说道:“如此英雄,留于全尸,验明正身,于国公处置。”

……

苏劫战报飞抵咸阳,王城刚刚打响三更的更锣。

看罢战报,嬴政当即召来了李斯,王绾,冯去疾等重臣,一年了,这一番大战,时间虽然长久,也让咸阳的诸位格外的焦灼。

但是,当得知,此时楚国五千江山,已然都归属于秦国,一统大业,已然翘首在望。

几乎没人再有半点睡意,只有无尽的欣喜!

恨不得将这个消息,告知整个秦土。

若是被那些边关的将士,朝堂文武,关中千里的百姓得知,这该是如何的震惊和喜悦。

在面前这些人面前,嬴政根本不需压制自己的兴奋,他在书房里来回的走动,时而笑,时而泪目!

李斯等人也都是激动不已。

虽不能入大王这般,但也是各个遮眼抚泪。

君臣直到鸡鸣时分。

这才纷纷共同来到王殿之中。

看到嬴政略微疲累又兴奋的模样,群臣不知其然。

嬴政站了起来,说道:“诸位臣工,今日,寡人只有一事相说!”

即便是已经知道是什么事的李斯等人,都依旧掩饰不住那种不敢相信,却屹然在目的喜讯。

嬴政转身。

在群臣愕然的目光下,取下了那把代表这楚国的宝剑。

嬴政说道:“你可知,为你了,死了多少人了!寡人的先祖,为了你,励精图治,变革强国,直到寡人,秉承先王之志,以一统天下为己任,今日,终归得偿所愿。”

“什么???”

有人睁大眼睛,呆滞不动。

有人不敢置信,几欲跌倒。

有人露出欣喜!!

“大王万岁!!!”

嬴政说道:“非寡人万岁,而是太傅万岁!国公万岁!!”

嬴政话音一落,执剑身,猛拍于青石王阶之上。

“哐当……”一声。

铜剑裂开,断裂于秦国庙堂之中。

当此之时,无人不知,楚国灭了。

嬴政回到王座,道:“李信率军两万围困项燕于骇下,项燕粮绝,自尽于骇下,上将军王翦,以二十万大军,暗度巫山,一举攻克岭南,江夏等西楚大地,项燕畏之,欲以退兵淮南抗秦,太傅乘势追击,大举全胜,楚军六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楚国朝野已然降秦,五千里之疆土,已然尽数归于我秦国,南中国大举平定。”

嬴政话音一落,举殿皆惊。

要说苏劫所率的主力大军和项燕对峙,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朝堂上的人怎么可能不清楚。

最让人震惊的是什么?

王翦什么时候带着二十万大军去偷袭了楚国的岭南,江夏等地方?

王翦干嘛去了?

不是去运金银去了吗。

有阴谋!!

如今一说,满朝哗然,骗人!大王骗人!

就说这银子怎么迟迟没踪迹,都一年了。

弄了半天,去偷老巢去了?

还是从巫山去的。

想到这里,秦国怎么可能在巫山偷渡,那可是巴蜀,谁干的。

秦清!!清夫人!!

就说这朝堂上,楚国一脉的臣子,面色顿时煞白!

大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目的可想而知了。

嬴政见状,立刻说道:“楚国宗庙得存,也算寡人不失信于天下。”

秦国的长驱国策,没灭一国,都留了君王,以很小的封地圈禁起来。

嬴政话语一出。

举殿长呼万岁。

李斯说道:“臣有事奏!”

嬴政道:“讲!”

李斯说道:“国公命人传讯,其言,南海不定,不为一统,恳请大王赶赴前线,商定大秦对吴越岭南之百越部族连续进兵之事,一举彻底平定南中国,其二,商议灭齐之战!”

秦国举国六十万大军,汇聚于楚国。

此番,苏劫欲要直下岭南,这也是颇和嬴政心意,但如此灭国大战,百万将士不凯旋,而嬴政便早想赶赴前线劳军。

嬴政听完,单即决断:留下蒙武会同丞相王绾处置书房政务。

秦王,李斯,缭,等主要臣子一同前往寿春。

朝议刚下。

嬴政匆匆对秦清,赵姬告别而去。

随即,王车马队已飞出咸阳。

从关中直出函谷关,经河外进入鸿沟大道,再下淮北淮南,一路平坦异常。

御马卒驾驭着王车第一次在如此宽阔的平野大道上长途飞驰,分外振作。

一辆庞大的六马青铜高车稳得入水上行舟,细碎的车铃声在风中连绵不断如编钟齐奏,身后三千铁骑隆隆如春雷滚动,出得安陵,却见秦王嬴政带着笑颜已然鼾声如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