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父亲最后一句交代,是要我把我娘院子里的垂丝海棠,移到我娘的墓旁,以便我娘每天都可以看见。”

方喜妹有些绝望。

他什么都考虑到了,府里下人的去处,甚至连卫红鸾院子里的那几株海棠,也特意叮嘱了。

至死,没有半个字提到她。

一生痴情错付。

方喜妹先是哭了几声,随后变成了笑。

她哈哈的笑起来,又嚎啕大哭。

哭哭笑笑,犹如疯癫。

她踉踉跄跄的离开灵堂,返回自己的东跨院。

然后,就没有再出来。

翌日丫鬟给她送饭,发现门被反锁了,找家丁把门踹开后才惊悚的发现,方喜妹用一根白绫把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上。 首发网址http://wap.qimizi.com

脚底下是踢翻的凳子。

她穿着一袭白衣,披散着头发,没有穿鞋子,轻飘飘的,犹如一道影子。

管家立即去报告给采采知道。

采采沉默片刻,说道:“去买一副好棺木,一起安葬了吧。”

等到下葬的时候,又来问采采,该如何安葬。

采采命人把爹爹和娘亲合葬在一处,边上栽种垂丝海棠。

至于方喜妹,单独藏在了旁边的陵墓里。

别说她只是妾,便是当初的正妻,采采也不会允许她与自己爹娘葬在一起。

葬礼结束后,采采按照父亲的遗嘱,把母亲的嫁妆全部带走,其余靳家的家产,所以的田地庄子房舍生意,以及府里的财产,全都给了朝廷。

下人们则分发一笔钱,撕毁卖身契,还他们自由。

也不枉他们在靳家伺候一场。

族中老人劝采采,给靳岚过继一个儿子,起码延续着嫡支的香火,不能断绝了。

但被采采毫不犹豫拒绝。

人死万事空。

什么延续香火的,都是活人的自我安慰。

死了就是死了。

就算是过继一个子嗣,终究是假的,是给活人看的。

既然父亲生前叮嘱过,采采便不会违背。

她也始终觉得,过继来的旁支子弟,也只是名义上的弟弟罢了,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卫锦泰也从北齐赶回来,帮着采采,料理了靳家的所有事情。

京都下了入冬第一场雪的时候,卫锦泰陪着采采走在街头,想着去看看红鸾生前住过的那个小院子,却被迎面跑来的小孩子撞了下。

宫婢立即上前怒喝:“谁家孩子,如此没有规矩,乱跑乱撞?”

一个妇人慌慌张张跑来,拉着孩子就要下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孩子不好,夫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起来吧。”采采温和的安慰妇人,又扫了眼宫婢,淡道,“小孩子爱跑爱玩是正常的,你凶什么?”

宫婢垂首,嘟囔:“奴婢是担心主子。”

“我没那么娇贵。”采采随手摸出一块糖给那孩子,“拿去吃吧,别害怕。这位大嫂,你带孩子回去吧,别责备他。”

妇人千恩万谢,拉着孩子起来。

一直在旁没说话的卫锦泰看见那孩子的容貌,不由怔然,随口问了句:“你夫家姓什么?”

妇人看见卫锦泰锦衣华服,气势凛然,忙垂首小心翼翼道:“民妇夫家姓魏,丈夫叫魏福生。”

“魏?”阿泰看了眼孩子,“孩子的父亲是做什么营生的?”

“做郎中。”妇人战战兢兢回答,“就在前头那药铺。”

卫锦泰朝前面看了眼,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去把。”

妇人忙拉着孩子离开。

采采好奇的问:“舅舅认得他们吗?”

卫锦泰没有说话。

他走到药铺门口,看见药铺里端坐着个男子,容貌清秀,粗布衣裳,神色宁静,正专心给人诊脉。

最特别的是,这男人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

“舅舅看什么呢?”采采问。

“没什么。”

卫锦泰驻足片刻,很快收回视线,回头对采采说:“皇后娘娘,雪大了,我送您回宫。过两日,我也该回北齐了。”

“好。”

采采点点头,快步跟上。

***********

红豆和靳岚的番结束,接下来是幼儿的,再然后应该是男女主现代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