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特种岁月 第518章 成就一个人,毁掉一个人

作者:严七官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25 12:13:53

“队长,你老这样逮着庄严就罚,我都觉得有些过分了。”

站在训练场边,孙鸿渐看着在训练场上跑完了十圈的庄严已经回到了水泥飞机旁,不断跑上水泥飞机,又从上面跳下来,跳完了,又跑回飞机里,再跳下……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从水泥飞机上跳下来,庄严已经蹲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还有112次!你蹲在那里干什么?”

负责监督的罗平安手里拿着那把韩自诩交给他的尺子走上前去,庄严立马精神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嗳,班长,班长……不劳驾您了。”

说完,咬牙站起来,又开始爬上飞机,继续跳……

孙鸿渐收回目光,转向韩自诩。

韩自诩抱着双手,目光一刻没离开过庄严,脸上没啥表情,也看不出有啥内容。

“队长,你听到我说的没有?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你针对他,还会联想到之前在教导队的事。”

韩自诩轻轻地“唔”了一声,似乎从某种沉思中被人叫醒。

“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样做,队员会联想到你是不是因为以前你带军区射击队去1师教导队时候发生的事而故意给庄严在和找茬。”

韩自诩想了想,忽然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让孙鸿渐都惊掉下巴的回答。

“没错,我是在给他找茬。”

“啊?”孙鸿渐懵了。

这算是什么回答?

直接承认了?

一个堂堂上尉军官,记一个上等兵的仇?故意挟私报复?

这事放哪说都没理。

何况了,就算是心里这么想,总不该嘴上也还真的承认对吧?

孙鸿渐和韩自诩之间的接触在“猎人”分队之前并不算多,孙鸿渐是一营的,韩自诩在大队部里当训练参谋。

两人在训练场上倒是有过不少交道,可都是训练上的公事,彼此私交倒没多深。

组建“猎人”分队的时候,韩自诩是通过大队长张辉直接在队里开会点了自己的名,连带着章志昂一起给划拉到了这支分队当队副。

韩自诩在“红箭”大队里是出了名的傲,据说这人说话从不绕弯子,是啥直接说,压根儿不会给人留一点点面子和余地,因此人缘的确不咋滴。

这一点,孙鸿渐早有耳闻。

只是在部队里,憨直的人一抓一大把,所以孙鸿渐倒也不奇怪。

之前没将这些放心上,没想这回倒是让自己大吃了一惊。

“队长,我没听错吧?”孙鸿渐说:“你还真的是因为在1师教导队的事情才盯上了庄严?”

“没错。”韩自诩再一次让孙鸿渐惊出了天际,他说:“我是因为1师教导队那件事才盯上这小子的。”

话已至此,孙鸿渐已然无话可说。

这他娘的真是长见识了。

当人把话已经毫无顾忌地说到了绝处,也就把话给说死了。

韩自诩似乎注意到了孙鸿渐的表情,忽然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没挑明白里面的道理。

于是又道:“老孙,把你吓着了?”

孙鸿渐余惊未散,点头说:“的确有点儿。”

韩自诩笑了,说:“我看是我没把话说明白。老孙,我问你,要成就一个兵,或者要毁掉一个兵,你说最容易是怎么做?”

孙鸿渐眉头一皱,道:“我说韩队,你今天是跟我讲大道理来着?”

韩自诩说:“带兵嘛!总要讲点艺术。你也别小看带兵这档子事,说白了套个时髦的用词,那叫管理。别的不说,如果一个优秀的班长退伍,你让他进企业管十个八个人,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咱们部队里退役专业的军官,不少在地方上也混得有声有色,这不是没原因的。当然,也不全是,但至少有些用,你说对吧?”

孙鸿渐还是云山雾罩的,说:“韩队,你到底要说啥。什么成就一个兵,又毁掉一个兵?”

韩自诩说:“我当兵那会儿,连长就是变着法儿折腾我。我当时在自己的排里训练是拔尖的,在连里和老兵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可是我们连长总喜欢变着法子找我的麻烦。例如我在练攀登,他经过就站在那里看,看了一阵上来就说我动作不行,然后让我爬一百次,达不到要求别回去吃饭。我我当时还挺想不通的,说这连长怕是看我不顺眼还是咋了。”

“所以我比同年兵的人都要努力,因为我怕他罚我,老觉得他在盯着我,丝毫不敢放松。第三年的时候,我要考军校,他说照顾老同志,没给我指标,直到第四年了,忽然给我保送军校了。”

“这事我心里挺奇怪,我原本觉得,军校考学指标都不给我,保送咋就轮上我了?直到后来我要上军校了,连长找我谈了一次话。那段话,给我一辈子都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后来我才知道,连长亲自给我去了上级首长那里,以他自己的前程担保,说我这人绝对会是个好军官,不保送我,那是部队的损失。”

“有这事?”孙鸿渐愣了,说:“你连长看来是面冷心热啊!”

想了想又道:“对了,他找你谈话,说了什么来着?”

此时,孙鸿渐对韩自诩从前的老连长的话大感兴趣。

韩自诩叹了口气,说:“我连长跟我在他的房间里推心置腹地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他说了,韩自诩,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欣赏你才这么干。”

“他说了,毁掉一个兵很容易,他要干啥就让他干啥,让他舒舒服服的,他不喜欢训练,你就调他去连部,让他天天待在那啥都不用干,他喜欢偷懒,你就让他偷,那样这个兵很快就会废掉。白白在部队里混了三年,什么都没学到,回到地方迟早会碰壁,有他苦头吃的,让社会教他做人,不用你自己教。”

“但是要成就一个兵,那可就太难了。首先你要让他吃点苦,他想要什么,不能全给,但又不能不给,想干什么,不能全不让他干,但又不能让他全干。这样的兵,有机会就会格外珍惜,不会浪费,也不会放弃。我这么难才得到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

孙鸿渐听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没想到这个平时一脸冷笑,看起来傲气十足又冰冰冷冷的韩自诩,居然心里有那么多细腻的想法。

现在,他忽然明白了一向做事沉稳从不求人的大队长张辉为什么对韩自诩青睐有加,为什么会为了韩自诩去军区首长那里磨了一次又一次,为他争取建立这支实现性分队的机会。

也许,这就叫千里马遇到了伯乐。

韩自诩说得没错。

要成就一个人,往往需要好几年的功夫,甚至十年八年;可是要毁掉一个人,顶多就是半年几个月。

到临了,韩自诩忽然说:“老孙,你最近有没有留意到一件事?”

“什么事?”孙鸿渐问。

——————————————————————————————

求月票!求推荐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