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虚空之后便是星光摇曳,元神再次穿梭于无边星辰,等王升回过神来时,那片古战场一晃而过,元神坠入了一片云雾中。

归于自身,回至天府。

回来了?

王升猛地睁开双眼,整个人目光都有些呆滞,元神所承载的那些情形迅速归于天府、道躯。

元神出窍,得见紫薇帝君,遨游混沌,见虚灵、真灵化作的长河,还见到了一株青莲,咬掉了它一小节根茎……

种种情形涌上心头,画面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仿佛做梦一样。

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曾想却是已经满脸胡须。

张嘴喃喃,话语声却透出了几分沙哑。

“多久了……”

二十八年,心底泛起了这般回答;距离自己闭死关,过去了二十八‘地球’年。

稍微松了口气,自己还没错过去接瑶云,此时刚过二十八年。

定了下心神,王升顾不得其他,连忙內视自身元神,却见元神正散发着七彩霞光,那一口吞下的七彩曦光在缓缓流出元神,化作一条彩带,宛若星系旋臂一般,缓缓的汇入了天府内的云雾中。

混沌曦光迅速化作了一汪池水,在那静静的等着王升取用。

而元神手中握着的那半截‘莲藕’,此时却诡异的消失不见。

在体内疯狂寻找了半圈,王升立刻发现了气海气旋中上下沉浮的那半块根茎,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随之,王升静下了心神,同时开始参悟真灵不灭与青莲之影。

真仙境的壁垒,此时已经荡然无存,王升的气息迅速上扬,‘理所当然’的向前迈出了一步。

气海之内仙光沸腾,道躯各处有星光飘荡,而天府的云雾中再次出现了一尊金殿,大殿之内,一尊与王升面容相同的神像缓缓凝成。

待神像凝成的一刻,王升体内仙力发出连续不断的爆鸣声,体内仙力在完成着一次快速而有序的蜕变。

那乳白色的纯阳仙诀中,竟在乳白色中透出了些许青蓝色。

就听王升体内雷鸣阵阵,只见这静室各处光芒闪动;在这阁楼小院包裹的阵法之外,天地元气在星海门各处朝着此地用来,化作了七彩斑斓的旋涡,又直接涌入了下方阵法之中,灌入了那阁楼静室之内。

王升身周出现了三十六道气旋,将涌来的元气尽数吸纳,助自身仙力完成进阶。

但这些,都不过是王升下意识的行为,他近乎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了那一朵青莲的留影之上。

顺尔自然,暗合大道;源源不绝,自有盈缺。

王升突破真仙的动静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还好星海门的大聚灵阵颇为给力,且没有同时需要突破的真仙、天仙,元气源源不断的被他吸纳。

一个月后,阁楼之上电闪雷鸣,随后便是仙乐阵阵。

正当不少门人赶来为这位闭关二十八年而突破真仙壁垒的皮长老贺喜,却发现阁楼之中静悄悄的,皮长老并没有外出的意思。

闭关还在持续。

按理说,突破真仙之后,大多都会耗尽自身之前的感悟积累,但突破之后又有新感悟这种事,虽然少见,但也确实是有的。

众门人也只能各自退散。

闭死关二十八年突破真仙,这速度其实称不上惊艳;但王升这位领悟了心剑的剑修迈入真仙境,对星海门整体实力都是一次小小的提升。

这是喜事,也确实该庆贺。

不过副掌门离裳很快就下令,让门人弟子不得在外谈论此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星海门此时已经有意维护王升,想让王升能够低调的成长起来,成为星海门一大助力。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还是星海门……

消息还是很快就传开了,当年那位‘在元仙境大战天风门少门主李天耀’的星海门年轻长老皮卡丘,正式迈入了真仙境。

一时间,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各类流言喧嚣尘上。

什么‘皮卡丘即将约战李天耀’、‘星海门掌门将女儿许配给皮卡丘’、‘加入星海门就能得到皮卡丘指点剑道’等等……

这些流言,自然也就飘到了星海城中隐居的三人女装小分队……咳,三位男扮女装小分队的耳中。

得到这个消息,三人第一反应自然是欣喜,毕竟他们已经连续二十八年没能跟王升取得联系,也知道王升在闭关冲击真仙境。

而后,施千张跑到院子中对着天空一阵大喊:

“真仙了?牛啤!升哥牛啤!”

怀惊和柳云志却都察觉到了这些传言中的‘危险’。

“星海门比起天风门,实力远远不如,上次非语也提过,星海门上上下下其实压力都很大,”柳云志皱眉道,“非语是想让星海门跟天风门起争执吗?”

“阿弥陀佛,小僧觉得不会,这不像是非语的性子。”

怀惊面露思索,言道:“非语应该不会如此算计星海门,只要非语修为不断提升,在星海门获得更多话语权,借壳之计就能顺利实施。

反之,如果非语要用计谋算计,那必然是挑起凤黎门和天风门的大战,让星海门能够休养生息、积蓄实力。

这才符合非语对星海门的预期。”

柳云志皱眉道:“咱们可以帮忙做些什么?”

“不宜妄动,”怀惊笑叹了声,“咱们现如今实力还是不够,小僧最近这数十年都在全力修行,有前世感悟相助,也不过堪堪有飞仙境战力。

再给我百年时间,我应该能恢复到相当于真仙境的实力;

再给我三百年的时间,若是拼着耗费所有金身之力,小僧就能直接去天风门偷家。

你跟千张修行都是循序渐进,虽然不计仙石,又有诸多在小仙界得的好处,但此时也不过摸到渡劫境的边缘。

还是安稳修行吧,待小僧凭金身与天仙能一战了,到时咱们与非语内外联动,可操作空间就更大了些。”

柳云志顿时苦笑了声,“行吧,听罗汉爷吩咐。”

“哎,莫要挖苦小僧,”怀惊拍拍光头,“借前世余荫,反而被非语拉下这么远……其实也很尴尬。”

院中……

“嘿嘿嘿!升哥牛啤!”

柳云志想了想,“我先去外面打探一番消息吧,不然总是放心不下。”

怀惊嘱咐道:“记得换衣服。”

“嗯,”柳云志淡定的点点头,已经不觉得出门之前先换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这才是不对劲的地方。

三人小分队的推断方向其实并没有错误,但柳云志一番打探,也是毫无所得。

毕竟王升此时依然在闭关,也未能及时反制散播流言之人;而星海门掌门爻星子和离裳,倒是对此事进行过讨论,讨论的结果却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星海门这几十年刚有些起色,两位掌舵之人也是有些如履薄冰之感。

霖渊长老也经常自藏经阁中走出来,回到自己小院,观察隔壁小院的动静。

他还真想王升早点出关。

此时,恐怕古战场十三星,听闻过‘皮卡丘’之名的修士都想不到,王升在参悟些什么,又领悟了什么。

突破真仙之后,天府宛若一方小世界,出现了山山水水,各处弥漫着层层云雾,让这里看起来虚虚实实,宛若仙境一般。

云上有神殿,神殿尊自我。

元神就在殿前端坐,前有一方青莲池,其内有一抹青莲的虚影,此时这虚影已是十分浅淡,随时有可能消失。

而王升的元神,仿佛已经魔怔了一般,坐在那一动不动,只是双目在静静的观察。

糅杂了青白二色的真仙仙力,在道躯各处浩浩荡荡的奔流着,体内四大剑意此时却都静静的归于沉寂。

如此,又过了五年之久。

神殿前,那一方莲池终于消散,元神却突然站了起来,随手一招,一抹剑影出现在了手中。

这剑影只有淡淡的轮廓,并非紫薇、纯阳、天劫、两仪四大剑意的哪一种,更非是还未悟出的灭龙斩剑意,似乎并不属于王升,此时却被王升拿在手中。

而后,王升持剑,脚下迈动步伐。

他像是在随意走路,脚下步伐弯弯曲曲,却走出了一条宛若莲瓣的路径。

等他转回到起点,元神与剑影同时光芒大作,元神突然开始极快的挥剑,剑招变幻莫测,像是随意而为,但其中所蕴含了大道之音,蕴含了某种大道至理!

诵经声在四面八方响起,王升脚下宛若出现了一方缓缓转动的莲台。

他持着那淡淡的剑影,起腾横挪,天府之内云海翻腾,仙光乱摇。

这剑,似乎毫无章法,又似乎只是王升随意挥舞。

忽而一剑长击苍冥,引得天塌地陷;忽而剑势轻柔婉转,宛若手拂莲瓣。

一遍过后,王升驻足而立,低头看着手中这淡淡的剑影,目光中是迷茫,是思索……

他似乎悟到了什么,却又像是没有悟到什么。

之前那一套乱剑再次施展开来,这次与上一次有些微不同;

待一遍舞完,又是第二遍、第三遍……

王升不知道自己在天府之内练剑多少次,直到他元神感觉到深深的疲乏,那过千招的乱剑竟然只剩下了九招。

但王升依然觉得,这九招剑法过于累赘。

大道至简,自己所领悟到的,并非是这九剑。

随之,王升的元神再次静坐参悟,如此又过了一十二年,静室中盘坐的王升突然睁开双眼。

蕴含了雄厚仙力的道躯直直飘起,双目映照出两道舞剑的灰影。

这剑法,只有一剑!

王升右手张开,一只不过三寸长的木剑被他抓在手中,而后挤压在胸中的剑意喷涌而出,右手并起剑指、剑指夹着那只小小的木剑,翩然而舞!

这是一剑,只是一招,却又似乎包含了千百招!

他身形一动,数十道虚影在身周同时凝成,这些虚影各自持剑而舞,而后随着他一剑朝着上方高举,道道虚影瞬间凝成了剑光。

三十六道剑光竟凝成了一只青莲莲花的模样,只是轻轻兜转,这处静室无声湮灭!

下一瞬,青莲上升,小院周遭防护大阵瞬间被破,而青莲似慢实则极快的冲到了星海门上空,在那莲瓣之中绽放出了一抹剑影。

轰然声中,护山大阵的光壁开始剧烈闪烁,大阵护着的这十多座山峰同时开始震颤摇晃。

一抹令绝大部分修士心惊胆战的道韵,就从那青莲消失、光壁闪烁之地传递开来……

而始作俑者的王升,此时正负手站在已经被自己夷为平地的小院中,抬头注视着青莲消失之地,目光颇为安然。

这应该……

不用他赔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