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浴血武神 第五百零三章 李信

作者:闪亮人生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09 06:59:12

卢武刚刚进入凤鸣学府没有多久,一身修为更是只有人境中期,所以钟一剑不清楚卢武的实力,但是钟一剑真是没有想到卢武的地量力量竟然这么大!竟然可以越过一个小境界和他对哄。

“滚开吧……”

“噗……”

钟一剑身形怔住了片刻,但是没想到这时一声大喝声在钟一剑的身后传来,接着一记飞脚直接将钟一剑踢飞,钟一剑在空中大口咳出了一口鲜血,随即狠狠的趴在了地上。这一脚是那名和钟一剑实力相当的一名师弟踹出来的,又是偷袭之下,所以钟一剑受伤很重。

“嘿嘿……”

看到钟一剑被打趴下,去掉之前被踢飞的那个人境初期小师弟也回来了,加上其余的六七道身影一同向钟一剑玩味的笑道。

“揍他!”

刚才出脚踹飞钟一剑的那名师弟大声喊道。

“好嘞……”

“沙沙沙……”

七八道身影一同挥动着拳头,向钟一剑的方向跑去。 一秒记住http://wap.qimizi.com

“嗡……”

“噗嗤噗嗤噗嗤……”

但是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刀鸣声传来,接着只见一柄弯刀划破天际,凭空出现在钟一剑身前一众小师弟的身前,锋利的弯刀二话不说的便激将一众师弟的胸膛划开,一缕缕殷红的鲜血顿时流淌出来。

“啊……”

“疼啊……”

“……”

六七名身材只有人境的小师弟顿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打起不断翻滚惨叫。

“谁敢欺负我一剑!”

寒冷的声音传来,身着凤鸣学府服饰李信冷着脸缓缓走来。

看到李信的身影,即使是地境中期的冯岩也是双腿一颤,没办法,如今的李信已经踏入了地境后期,实属凤鸣学府新晋的天骄,能惹李信的人也就只有那些同样是天骄的强者才行,显然冯岩是不够这种资格的。

李信没有去管那些倒在地上打滚的师弟,双眸向钟一剑的院落打量去,眉宇一皱,语气寒冷的说到

“把人家都快给拆了……你们够了!你们还是一剑的同门吗!”

对于冯岩和地上那几名人境的弟子,李信也是认识的,知道他们和钟一剑同属一个师尊。

“李信……李师兄……”

冯岩刚要称呼李信大名,但是注意到了李信那冰冷的双眸,冯岩浑身吓得一震颤抖,立即改了称呼。

“李师兄,你上来就出手伤人,这在凤鸣学府不成规矩吧?”

“你跟我提规矩?规矩就是让你欺负你的小师弟?我没记错的话凤鸣学府不能私斗的吧?你们这样做又符合凤鸣学府的规矩了?”

李信扶起钟一剑,随后把玩这手中的弯刀向冯岩缓缓走去。

“这……”

看着缓缓走来的李信,冯岩的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凤鸣学府禁制私斗是不假,但是这样的私斗双方要是都不捅出去,就没事。钟一剑和师尊冯思伦的关系越来越僵,现在是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冯思伦。

而钟一剑受到欺负又从来都不会去和学府的执事和长老去说,所以这才让冯岩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下起手来也越来越狠。

“把一剑的院子给我收拾好了,然后赔礼道歉,一人拿出十万血精,否则今天谁都别想离开!”

李信对冯岩双眉一瞪,语气寒冷的说到。

“十万!”

听到李信的话,冯岩吃惊的说到,随后冯岩眼神扫了扫仍旧在地上打滚的师弟们。十万血精,他这个地境中期的高手能拿出来,但是这些人境的师弟们,可没几个能拿的出来的,所以只能让冯岩给他们掏。

但是别说冯岩现在究竟有没有那么多血精,即使是有,冯岩也不舍得为这些师弟们掏。

“怎么?嫌少?要不一个人二十万?”

看着冯岩脸上吃惊的样子,李信伸出两个手指,不悦的说到。

“你!这是我们师兄弟的事,李师兄请不要插手!”

好歹冯岩也是地境中期的高手,所以怎么会乖乖的交出那些血精。

“嗡……”

然而等到冯岩的是一道黝黑的寒光。

“嘶嘶……”

“沙沙沙……”

冯岩是真没想到李信说动手就动手,毕竟凤鸣学府可是规定了不允许弟子之间私斗,而且他们不是钟一剑!吃亏也不会憋在心里不会告状!

“该死的!”

慌乱之下的冯岩大骂一声,在储物袋中招出一面小巧的盾牌,灌入血脉之力挡在自己身前。之间那面小巧的盾牌吸收了冯岩的血脉之力后顿时变成了一人来高,一股厚重之气不断传来。

这面盾牌是冯岩高价买来的,盾牌本身没有攻击,只有防御的效果,而且防御效果极佳!显然,对上属于天骄之列的李信,冯岩竟然连一战的决心都没有,上来就采取了防御的姿态。

“铮……”

灿烂的火花现出,弯刀和盾牌争锋了片刻便重新飞回了李信的手中。

“冯岩!想你也是进入凤鸣学府多年的老人了,怎么的就这点出息!只知道像乌龟一样的躲在盾牌内?”

李信紧紧的打量着冯岩面前的盾牌,对冯岩嘲讽道。

“哼!这就算没出息了?你修为比我还高一层你咋不说呢,我要是和你同境,你看我出不出去揍你!”

有着盾牌挡在身前,貌似是给冯岩了狠毒的信心,所以此刻的冯岩也敢对李信顶嘴了,能怒怼李信,显然冯岩的心中也是很爽的。

“哈哈哈……”

李信被冯岩给气笑了,接着李信双手渐渐摊开,右手将手中的弯刀一举抛向空中,周身的血脉之力向弯刀内注入进去。

“呼呼呼……”

无尽的破空声传来,漆黑的弯刀挡住了天际的烈日,化作一轮皎月向冯岩杀去。

“流月斩!”

寒冷的声音在李信的口中传来,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不禁寒冷了几分。

“嗡……”

弯刀发出一道清脆的刀鸣声,貌似是在迎合着李信的声音。而弯刀距离冯岩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了,一股心悸之感在冯岩的心中生起。

“哄……”

“咔嚓……”

终于,‘皎月’撞到了冯岩身前的护盾上,‘皎月’的幽暗之光渐渐散去,但是冯岩身前的盾牌也开始裂开。

“咔嚓咔嚓……”

终于,盾牌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弯刀插入盾牌中也是越来越深,冯岩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抹骇然之色,接着只听冯岩焦急的喊道

“停停停!我给!我给血精!”

“给了?但是现在是一个人三十万了……”

李信语气冰冷的说到,弯刀仍旧深深的插入盾牌中,没有拔出来的意思。对于冯岩这种人,不将他打疼了是不行的!

“三十万……你!”

听到李信的话,冯岩眼中现出一丝火气,但是看着那越插越深的弯刀,只好忍气吞声的说到

“三十万……这么多人,我现在储物袋中只有八十万血精啊,哪够他们的……”

“拿来!”

李信没有和冯岩讨价还价的意思,对冯岩伸出手到。

“这……”

冯岩拿起储物袋,犹豫了片刻,但是接着冯岩一咬牙,一拍储物袋,八十万血精顿时飞到了李信的面前,在李信面前叠在了一起。

“诺,写个欠条吧……”

扫了一眼地上的血精,李信递给了冯岩一张纸条,淡淡的说到。

“好!”

八十万血精都咬牙拿了,冯岩反而变得大气了,所以拿到李信抛来的纸条,便龙飞凤舞的签了起来。

“给!放我们回去!”

拿着手中的欠条,冯岩咬牙说到。

“走吧……”

李信走向前,接过纸条,随即抽出弯刀,厌恶的扫了冯岩一眼,嘴中淡淡的说到。

“走!”

“沙沙沙……”

冯岩没有去管倒在地上打滚的一众师弟,咬牙喊了一声,气冲冲的跑出了院子。再看那些师弟们,听到他们可以走了,一个个也是不打滚了,纷纷捂着伤口,灰溜溜的跑掉了。

都是凤鸣学府的弟子,李信会下多么重的手?所以这些师弟们胸前的伤口看着留了不少的血,伤口也很大,但是都是皮外伤,伤势并不重。

“一剑,你没事吧?”

赶走了冯岩等人,李信转身对钟一剑问道。脸上的笑容甚是阳光,也只有在钟一剑的面前,李信脸上的笑容才会这样阳光。

钟一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李信笑道

“没事……嘿嘿,多谢信哥了……”

“跟我说什么谢?这些血精你拿着吧,日后修炼用……”

李信伸出手擦了擦钟一剑嘴角上的鲜血,轻声说到。

然而听到李信的话,钟一剑却是大吃一惊的说到

“这怎么行……这都是信哥要来的……”

“信哥还不知道你?伯母的病最近又犯了是吧,这些血精一部分给伯母买药,一部分你自己多买点修炼资源,你呀……也该踏入地境了,要不明年凤鸣学府的测试,你真要被踢出去了,你要赶紧踏入地境,给那帮看不去起你的人看看。再说了信哥还有这个啊……”

说着李信将手中的借条对钟一剑挥了挥手,说到

“欠条就不给你了,你在冯岩那也要不出来血精来,等这两天我去要去,我就不信你信哥去要,他敢不给。好了你回去养伤去吧,信哥还有点事……”

说罢,李信缓缓向钟一剑的院外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